毕业班牛奶盒寒假续货中

 

生存法则(1)

开新坑开新坑
先说明xxj写文🙈如果不好要见谅哈
不写虐文👌
主  沐已成周
⚠️请勿上升正主






“嘀嗒……”
鲜血滴落在不知道凝固了多少血的地上,在空旷安静的大仓库中声音显得格外清晰。洁白的裱花瓷砖里,每一个缝隙,都已经变得血腥不堪。

身上不知道有多少这样的伤口,结了痂又被扯开,流了血又结了痂。脚腕上被血侵蚀得已经生锈的脚铐,紧紧地把着他的脚踝。

每天只有深夜开放在墙角的曼陀罗与他相陪。

多少年了,周锐不分日夜黑白地想逃离这个暗无天日的地方。
哼,
徒劳,都是徒劳。

到现在,每动一下,全身无一处不是被脚上伤口牵引而传入神经的痛。有时刺眼的阳光从没封好的小窗里射进来,照进仓库,伤口更是烧灼的疼。

在这快两年的时间里,他只知道自己只不过是个被交手的提线木偶罢了。
他不知道外面是哪,变成了什么样。不知道这黑市里的大头目是谁,家族为什么要把自己送到这个地方。

那些居心叵测想要接手资金的人,把公司倒到这个鱼龙混杂的黑市手里。
结果,被迫破产。
所有股票、资金在一夜之间全部跌到谷底。
外包全今后再创立,周锐想都不用想,都不知道这背地里做了多少肮脏的交易。

生锈的笼子圈画着他的活动范围。
但是这两天偶尔好像有个小哑仆来给他送吃的,看起来还不过十八九岁。
问他什么都不知道,当然他可能也说不出来。

在第一天来时,他就被人拽起来。棍子如针脚般落在他的身上,求饶声音越来越微弱。
他们什么都没有人回答,只是一直没有停手,没有原因。
走之前锁上了他的脚,囚禁了他的世界。呼吸声渐渐变弱,两眼一黑,不省人事。

“这样打行吗?挺得住么就这身板,说安排好了把他不是?”
“这安排不好吗?这不是韩老大说安排的样子吗?其他那几次他不是也这么说来着。”
“……”
韩老大?
呵,
老大

就这样,被挨打几乎成了习惯。
从第一天刺心的痛,到现在几乎都已经麻木不仁。
洁白的瓷砖上日积月累,猩红的鲜血像是已经漂红了它。
也曾无数次想扶着那栏杆努力站起来,看了看周围,手还没伸起来,脚还没收回来。眉头就先皱紧,疼得眼眯成了一条缝。腥咸的眼泪被硬生生地挤出来,滴在伤口上,全身又是一阵微颤。





写的不多,先试试水
后面的文一直还在写
之后有微洋灵
不虐❤️
记得点小心心啾咪爱您!!

June
26
2018
评论(6)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