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才三岁半啊哈哈哈哈哈哈

毕业班牛奶盒随机掉落

等我,一个月很快的

放假就回来

❤️

【长得俊】相拥入怀

一直在打稿,相信我😁



今年冬天的大雨真是不常见,环岛的天气可总是很晴朗。

泥泞未干的黄泥小路上压出了几条深深的自行车轴印,清亮的车铃声从路面远处传开来。

林彦俊迎着早晨潮湿的风,压低了自己的帽檐。遮挡住路边彩菊朵上晶莹雨露折射出的光。

每天一早,林彦俊总要送报到他负责的地方。今天还差最后一家,尤长靖的家。他家在南边一点的鹅卵石小路上。林彦俊满心欢喜着,像是有磁石的吸引力牵引着他,向南边飞骑。

第一次见面,可是在两个月以前。大家都听说小岛上搬来了新的人家,每天都有人去拜访。

刚刚入冬。清早大家都还没有升起火,很少有人出门。林彦俊跨坐在自行车上,看着小院里忙碌的人儿,足有一刻钟。

当尤长靖把最后一盆小花放置在飘窗上,转过身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

棕栗色的卷发蓬松地被吹动着,薄薄的织线毛衣下露出一小截白白嫩嫩的小肚子。几束暖白色的阳光照在他的身上,在冬天,这感觉再舒服不过了。

林彦俊平时读书看报积累的华丽辞藻都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脑袋里只萌生出“好可爱”的标签,在他心里不停滚动着。林彦俊觉得自己心里痒痒的。

“诶?”

被发现了。

林彦俊不清楚现在的自己有多窘迫,立住了单车才反应过来,自己的最后一份报纸还没有送出去呢。

“抱歉,第一次过来送报就让你等了这么久。”

憋了半天,林彦俊实在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了。

只见眼前那人咯咯咯地笑了起来,白白的兔牙露了出来,满眼笑意。林彦俊觉得老天野!怎么会有人这么可爱?就连眼下的卧蚕似乎都已经能成为最好的修饰。甚至他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强劲而又急促,一下两下......

“没事啦~我平常都会赖床哒,不会起很早,时间刚刚好呐。”

他摆摆手,扒拉了一下头发。林彦俊眼神不自在地瞟着,似乎下一秒就能看见他背后耷拉着的毛茸茸的兔耳朵。

“我叫林彦俊,算是这里的半个邮差。”

林彦俊有点迫不及待地自报家门。

“为什么算半个啊?”

“老一辈的年龄都大了,现在的地下了雨又滑,我不放心,就算是义务劳动了吧。”

“你还真是孝顺呢,进步青年诶……”

尤长靖感叹了一下,林彦俊不自觉地嘴角上扬,露出两个好看的酒窝。

“我叫尤长靖啦。”

尤长靖笑得很甜,伸出手敲了一下家门口嵌在石砖里地名牌。

尤长靖家。

他感觉得到林彦俊紧紧跟随的目光,有点不知所措。

“尤长靖。”

林彦俊叫他。

尤长靖下意识抬头回答他,对上了他灼人的双眼,带着一丝笑意盈盈。

“以后请多多关照呢。”

“嗯......嗯。”

尤长靖侧过身托着脸颊,怎么这么烫啊……

“喂,报纸不要了?”

还没等林彦俊反应过来,尤长靖已经伸手抽回报纸。

淡淡的果香若即若离,林彦俊手背不经意碰到他的手指,两人之间形成一股电流。冬天的静电反应让两人间无形多了几份暧昧的尴尬境地,林彦俊绅士地收回手。

“抱歉。”

“什么啦……正常反应而已,不要再说抱歉啦。”

......

想到这,林彦俊总是忍俊不禁。

这让他更加期待着以后的每一次见面。

迫不及待地想见到他,想要看见他可爱的脸,想要拥抱着他,就像是拥抱整个宇宙......

“长靖!不要赖床啦!快起来!”

林彦俊敲着围墙上红色的铁门,昨晚刚刚冻上的冰柱掉落一地,砸到了门口的山茶花上。被尤长靖养得极为娇嫩的花瓣掉落一地。

“喂......别敲了好不好……”

听到尤长靖刚睡醒的软糯声音,林彦俊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没一会儿,尤长靖踩着他小鹿的绒拖鞋,身上只裹着一条毯子就出来了,头发还乱糟糟的,素面朝天。

“冻死啦冻死啦……”

尤长靖低着头走到林彦俊面前,还闭着眼睛。他们站得很近,头上立起来的呆毛蹭着林彦俊的下巴。

“小傻瓜,睁眼睛啦。”

尤长靖只是举起手,哼哼唧唧的,

“给我吧……”

“你要是再不睁眼,我就亲你了哦。”

“?!”

尤长靖猛地抬起头,两人撞到一起。他的脸红扑扑的,毯子掉到半截,露出来了小半个白嫩的肩膀。

“你说你为什么不装一个信箱呢?”

每次都打扰到他睡觉,林彦俊有点过意不去。一边给他重新裹上毯子,一边用口袋里暖和的手捂了捂他冻红的脸。

尤长靖的脸更红了,

“不......就是......没有装......”

没人知道尤长靖心底的小算盘。

林彦俊刮了一下他的鼻子,

“快回去吧,穿的这么少,以后穿多点再出来。”

“你......一会不是没有事了嘛……我请你吃早饭吧……”

尤长靖扭扭捏捏的,没等林彦俊回答,就转身回里屋取柴了。

“有了信箱,我是不是就很少能见到你了……”

他独自嘟囔着,留林彦俊一个人在门口。

“他请我到他家吃饭......”

林彦俊傻傻地重复着一样的话。冬天的风像是有魔力一般,把笑容牢牢地挂在脸上,眼神有点不知所措了。

“快进来啦!关严门吼!”

“哦哦来了!”

林彦俊挥挥手示意一下,关上了大门。

哼,也不知道是谁傻傻的。

热气扑来,林彦俊似乎理解了为什么尤长靖不愿意出来的原因了。

窗帘外是初生的朝阳,透过玻璃窗和松树叶,把光束打了进来,不偏不倚照到餐桌上的洋菊上。零零星星开了几盏暖黄色的小灯,火炉里的木柴滋滋燃烧。尤长靖面前的灶台上,传来了家的烟火气。

他不想出来了。

他陷进去了。

林彦俊就靠在炉台边,一撇头就看见小卷毛手里正收拾着,脸上拥有的红晕不知道是因为忙了太久,还是因为自己站在旁边,太有压力了。

“关严门了没有......哦烫!”

尤长靖还在担心大门有没有关紧,他可是个缺乏安全感的家伙。

似乎他太高估自己的能力了,热水的蒸气虚着他的手,脚下再一绊。

尤长靖下意识地扑腾了几下,试图抓着什么支持物。

林彦俊手急眼快,一把就捞起了眼前的人,另一只手紧紧地圈着他的腰往自己的怀里送。

水几乎没有洒。

两人都没有留恋回味这个怀抱。尤长靖过了一会儿才发觉自己的头还贴着林彦俊的胸口,轻轻地往后退了一小步。林彦俊也松开抓他手腕的手。

“走吧,去吃早点吧。”

林彦俊看着仅离自己有一步之遥的尤长靖,双手捧着水杯,小鹿般灵动的眼睛抬起来正看着他。

一个眼神,林彦俊心悸了好久。

“手......”

林彦俊失笑,自然地推他向外走,腰上的手就滑了下来。

其实一刻钟不到,简单的早餐已经出炉了。热腾腾的玉米浓汤和一些带着小麦香气的面包正摆在桌上,冒着白色的热气。

“过几天就是圣诞节了,你怎么过?”

林彦俊吃得很快,吃完就坐在桌前,看着尤长靖依旧慢条斯理地吃着。

尤长靖抬了抬下巴,看见屋角那堆零七八碎还混乱地缠在一起。他甚至有些担心在那一天自己是否能弄完。

“自己过喽,每年都一样。吼你不要看我吃了啦,人家小鸟胃好不好……”

林彦俊从若有所思的思绪里回神,噗哧一声,笑了出来。尤长靖涨红了脸,

“有什么好笑的,本来就是啦!”

尤长靖愤愤地咬了一口手里的面包。

“不过你呢?”

“我吗?”

林彦俊沉默了一会儿,

“我想向我喜欢的人表白哦。”

尤长靖看着林彦俊满是坚定和憧憬的目光,心里像是被捅了一把刀子一样,有说不出的痛。眼睛不由得黯淡了几分色彩,瞬间黯然失色。

“我为什么要伤心?这是多好,多幸福的一件事情啊,我应该祝福他才对。”

尤长靖嗓子里像是塞了一块棉花,一个音节也说不出口,只是自己在心里默默的想着。

“很好哦……那......祝你成功啊。”

他牵强地笑了一下,安安静静地收拾了所有的碗筷,向厨房渡去。

林彦俊一言不发地看这个布满乌云的背影,

“傻瓜……”

临近圣诞节的那一周,所有人都已经放假了,林彦俊也不例外。

这一周,没有人再来尤长靖家送过报纸。

尤长靖眼神变得散漫,手里漫无目的地绕着那些本来就缠在一起的电线,准备今天把装饰做完。

平安夜嘛,本来应该开开心心的。

窗外的斜阳准备西下了,留给天空一片橙红,地面之内可见的人家也都生起了那团聚的壁炉火。

尤长靖挪来短腿木椅踩在脚下,脖子上挂着几串小灯,踮起脚把它们依次挂在窗棂的铁钩上。然后就发现自己手心上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划了两道小口子,正在向外渗血,自己刚刚还浑然不知。

有点痛啊……

要是林彦俊在,一定不会让他受伤的......

尤长靖的心情这两天在低谷之中稳稳扎根。

能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一定很幸福吧。这一辈子,林彦俊都会比自己幸福得多吧。

好吧,这就足够了。

“圣诞是一个多么让人down的节日啊……”

尤长靖推开起雾了的玻璃窗,趴在窗台上,毫无神色地看着窗外,晚饭他更是没有心情准备了。

冬天的风吹进温暖的房间,强逼着自己冷静下来。屋子里冷冷清清的,有的也只有呼啸的寒风声。

月朗星稀,天已经拉黑了幕布。尤长靖依然趴在风口处,风打着他单薄的棉衣,不由得打了个冷颤。可他还是没有要关上的意思。

滚热的液体从干燥的皮肤划过,风干的泪痕紧紧绷着眼下的皮肉。他失望地闭着眼睛,丝毫没有要张开的意思。

甚至没有听到铁门被推开的声音。

林彦俊轻轻推开了大门。

没有锁门吗?林彦俊突然心里隐隐不安。

院子里依稀挂着几串彩灯,光从窗子里洒出。只能看见尤长靖单薄的一半背影趴在窗台,像是睡着了。

林彦俊回手推紧大门。

“尤长靖!尤长靖!”

林彦俊握了握尤长靖的手,指尖冰凉。浅眠的尤长靖被脸上传来的温热感惊醒,见到林彦俊满脸诧异,还把手放在自己的手和脸上。

“你......你怎么......”

尤长靖蹭得爬起,蹭了蹭脸上的残余,让林彦俊进了屋。

“你......”

尤长靖什么还没有说出口,满身寒气的林彦俊紧紧圈住了眼前的人。尤长靖有些心虚,但没有推开他。

“表白得怎么样……”

这句话异常吞吐,心怦怦跳,胸口都有写生疼。

“傻瓜。”

林彦俊对上了尤长靖的眼睛,深得像一汪清潭。尤长靖鼻子一酸,眼眶滚烫,从修长的睫毛上滴落两滴热泪掉在林彦俊手背。

“你觉得我怎么会舍得你。”

林彦俊大拇指轻轻擦过尤长靖柔软的脸颊。

“我要亲你了。”

他捧着尤长靖的脸蛋,脸慢慢下倾。尤长靖脑子现在一片空白,他想躲,但是后脑勺被紧扣,无法动弹。

一个纯情的吻,没有任何其他暗示,他们只想拥有对方,拥人入怀。

每天早晨醒来,最好的莫过于自己爱的人近在咫尺。

“圣诞快乐,我的小傻瓜。”

“你也是。”

尤长靖转了个身,两人环着彼此,继续相拥入眠。









这是我打过最长的一篇文了我的天

需要小心心!

【星鬼】耽溺(2)ABO

勿上升

我回来了啊啊啊!





居民区灯红酒绿的相接小道上,没有人会在意那样一个低调隐秘的地方,没有任何的指示牌。



王琳凯把自己的宝贝摩托停到百米开外,黄明昊走在前面,左拐右拐,身体贴着走过了仅有一个人宽的小道。之后豁然开朗,似乎到了一个和外面乱哄哄的居民区截然不同的世界。



停车场里放眼望去,各种王琳凯没见过的车错综排放着,潮湿的松土味道卷着冰冷的重金属气息。就一眼,这里的车少则几百万,多则……不敢预估。



他的腺体有些胀痛。Alpht的强大气息从里面传出。



这鱼龙混杂的地方,抑制剂和抑制贴,王琳凯双倍保险。可是现在看来,似乎有些难保。



还没分化的黄明昊自然感觉不到,看着王琳凯从进来就有些不对劲,心里庆幸着自己还没分化,看来他的保险并没有给他带来什么保护。



“气息很强吗?”



“没关系,不碍事。”



王琳凯后知后觉地发现,龙舌兰的酒气是一个人的信息素,并不是混杂的气息。夹杂着木料燃烧和其他香气的味道。



“里面有人?”



黄明昊探头,第一反应就向里面走去,因为,他们可能迷路了。黄明昊不知道接下来该往哪里走。



越往里面灯光越暗,路面到最后愈来愈窄,砖墙上挂着铁架白蜡烛,与外面机械冰冷的世界完全两种风格。



里面只有窸窸窣窣的交谈声和他们的脚步声回响着,王琳凯把黄明昊拉到一边停下,静听。



“那批鸦片,什么时候到?”



这个语调平常,却带了点义不容辞的强制性的感觉。而他对面的人似乎悠哉得很,有说带笑,



“快了快了,别急啊。不过单价3400,亏大了吧?进这么多干嘛?”



那人遗憾地咂咂嘴,声音停止了。脚步声渐远。



“哦小鬼,我知道怎么走了!”



黄明昊指着有人出来的方向,准备向那边走去。可是刚迈出一步,却又皱着眉踏回来,不痛不痒地抓着王琳凯的大臂。



“嘶……”



他低着头,手按着脖颈后面。缓了一会儿才站直身,



“没事儿了,走吧……”



王琳凯一把抓住黄明昊的胳膊给他拉回来,



“什么时候开始的?”



黄明昊发怵地看了一眼王琳凯,他从小到大最头大的就是别人问题他身体状况。



“就……这几天吧,可能是我半夜踢了被子,在或者,嗯……没吹头就睡了,反正没事儿没事儿……”



王琳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突然警惕起来,



“你这几天,小心着点。”



显然黄明昊根本没有听懂,甚至没有听进去。搞不懂王琳凯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很快就淡忘了这一茬,走向电梯。



“等一下!”



眼看电梯门就要关闭,王琳凯想要伸手去拦,可惜徒劳。里面的人有些意外,抬头两人打了个照面,从缝隙捕捉到了王琳凯身上的一抹黄色,柠檬的味道转瞬即逝,电梯门已经关上了。



对于王琳凯来说,他只看见了那人像猫眼石一样剔透的眼睛,勾人魂魄,虽然只有一眼。



王琳凯呆滞了一下,重理思绪,回手又摁了电梯键。



“看见谁了?”



“没谁,我不认识。”



“还没谁,是个美女吧,看看你……”



王琳凯戳了黄明昊额头,使坏拍了一下黄明昊腺体的位置。



“诶你这小孩每天脑子里都想的什么啊,进电梯!”



“诶呦大哥轻点儿!……错了错了。”



随着电梯门的关闭,一副完整的,镶满鎏金的羽翼雕刻在门后,呈现在眼前。




ABO的社会地位逐渐平均,酒吧也逐渐在城市兴盛起来。没有以前的分歧,O的安全有了极高的保障,以O为老板的事业也连续增多,久盛不衰。








抱歉久等,这段比较忙的时间刚完

我会专心码字的

么么么~

不过为什么其他文章的链接我弄不了了?
😂







耽溺明天就更好吗
我知道你们会说好的😚
妥协
(泡温泉真的很舒服吼……)

【星鬼】耽溺 (1) ABO

主星鬼
暂时没出现的先不打tag了
首次ABO
有不妥请提出,勿上升
有私设
❗️肉饼变渣预警❗️(dbq)

耽溺:无节制无原则限制地沉溺于某种事物不能自拔。






五月二十日。

这是对于爱人,多么完美的一天。

今天的风有点凛冽,王琳凯放下手中的蛋糕,又向下压了压那顶他最喜欢的沿帽,在天桥下挡着刺眼的橙红色落阳。

市中心街区国贸商区的LED大灯牌打开了,粉红色的心在不停滚动着,给即将要被黑夜笼罩的城市盖上了一层过于旖旎的气息。

一对对情侣们不停从王琳凯面前走过。

左顾右盼的小动作显示出了他那颗不平静的心。王琳凯停下手中麻木而又机械的精密数字的核对,又确认了今后公司的合作厂家,再一看表,一个小时又已经快流逝在他手中。

掏出那本薄薄的数独小本,没有五分钟就被磨没了。


也耗费了他所有的耐心,总算是点开了快捷键盘长按了1。马上,郑锐彬三个字的通话蓝屏跳出在手机主页。郑锐彬是他仅有的联系人,永永远远在主键1这个数字上,就好像代表了他在王琳凯心中的位置是多么的独特。

口袋里似乎还有什么东西?

又换了一只手拿电话,另一只手伸进牛仔裤的前袋里。郑锐彬不止一次告诉过他不要把贵重物品放到这里,容易丢。可王琳凯不以为然,至少到现在,他没觉得怎么样。

潮湿冰冷的触感立达指尖。

郑锐彬总是嫌弃王琳凯,每次汗流浃背的时候一身能酸死人的柠檬味,刺鼻极了,还往自己身边靠。刚刚跑了一身汗,还特意去换了新的抑制贴,淡淡的尤力克柠檬味道萦绕在自己的鼻息。

电话接通音“嘟嘟”地播着,王琳凯正向的垃圾桶方向走,准备去扔掉手里的垃圾。

“喂?”

电话那头熟悉的嗓音响起,掺杂着点电子音。能听出来,那张脸上一定还充斥着几分笑意。

越走越近。

alpha寡淡的佛手柑香被吸入记忆。

虽然没有被标记,但每次他抱自己或在自己身边时,这柔和的香气连带着那张轩昂的脸,就像是条件反射一样,在自己的眼前浮现。

一定不会错的。

“小鬼?”

他会不会想给自己一个惊喜?

王琳凯逆着风转身,盖耳的几股头发被吹到眼前,脸上本有的笑意转瞬即逝。就像浓雾一样遮在王琳凯眼前,拨云见日。

郑锐彬单膝跪地,手中的钻戒反耀着灯光,又站起来,接着王琳凯的手机。隔了一条马路,就像是遥望着千山万水。

那个女孩他依稀认得,是郑锐彬家的一个重要的股东的千金。

男人。

惨淡的脸色让王琳凯看到了自己内心第一间精神小屋被摧残的样子。狠爱成涌倾落,狠把爱完全吞噬,狠掩盖了他纯白的内心……

他试着给爱足够的容量,而现在,他的弦崩了。

王琳凯做不到。

这怕是郑锐彬这几年送给他最“特别”的生日礼物了。

“不是所有人都能参与进我的余生的,郑锐彬。”

郑锐彬似乎闻到了清新的柠檬味渐渐泛酸,高酸度冲击着他的头脑,迷茫地想四周张望着。

这几年来,郑锐彬在外面的暮翠朝红王琳凯不是不知道,睁一眼闭一眼罢了,越来越过分。

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能得到宽恕的。

这份愤怒的情绪一点点扭曲着王琳凯的神经,似乎下一秒他就会忍不住自己的脚步走到郑锐彬面前,抡圆了手臂抽他一个嘴巴子。

可是仅有的一点人性理智告诉他自己不能这样做,他可不想轻轻松松地以负面新闻登上明天的头条。

王琳凯黑下脸挂掉了电话,头也不会地消失在茫茫人群。风吹走了他的棒球帽,王琳凯没有去捡。




“黄明昊,出来接我。”

五月快立夏,街上的人大多数还套着外衣,可王琳凯已经忙湿了头发,开始往下淌汗。

黄明昊听了王琳凯一路的动态,从近郑锐彬家收拾自己的东西,慢来忙去,一直到现在回到黄明昊家。

王琳凯是慢热型的人,平时就一头砸在自己的公司里做着自己热爱的事情上。冰冷的目光总让人觉得不带任何感情,酷似冷血动物。但是当他终于停下脚步去在意你,去打量你,你就已经掉入这陷阱,慢慢等着被消灭吧。

王琳凯还是一脸冰冷的样子,看不出来是喜是悲,表面毫无波动。

“行了别耷拉脸了,哥们我带你浪一圈去!”

黄明昊踮起脚勾住王琳凯的脖子,

“不去。你分化了吗小屁孩,又跟你鬼哥论辈分是不是。”

“分没分化也就这一年的事儿了啊,铁定alpha啊!以后你没人要,我罩你啊!”

王琳凯浅笑地敲了一下黄明昊的头。

他倒是很愿意相信黄明昊分化成A。自己分化成omega那几个月,他甚至都不愿意挪开自己的空间半步,他觉得很丢人,很惧怕外面的世界。

他不想让自己最好的兄弟也收到这种无形的压迫。

就是这么不公平。
不管今后自己有没有能力,都已经低人一等。

想到这,王琳凯不禁苦笑。

“走,跟你去。莺莺燕燕,我要一一还给他。”








每错就是你们想的那种俗套的爱情故事
不定期更新,更新随缘好吗😂
好啦……
我还是会尽力周更
后面有什么剧情走向可以留言和我说吼
来找我玩嘛!












OK

挖坑

(跳)

abo,明天等我!

主星鬼,带其他


我居然带了彬琳城下🙃我可真是个魔鬼

生存法则(10)

完结预警
勿上升
我再也不是清水了🙃


算不上破车,我就是个信号灯罢了……


身下滚烫的臂膀让周锐清楚地感觉到韩沐伯的存在,没有拉好窗帘,晴朗的阳光扎进一束,周锐翻了个身,准备逃离韩沐伯的身边。


看穿了所以小心思的韩沐伯撑在手臂,笑而不语。一手揽住周锐的腰就拉倒自己身边。


“啊吓死我了……你干嘛?”


韩沐伯闭着眼,把头放到周锐的颈后,闻着他的奶香慢慢摩挲着,胳膊捆住腰身,不能让怀里的人跑了。

好痒。


“我给灵超他们准了假期你知道吗宝贝,他们今天才回来你知道吗,不会有人打扰咱们的……”


沙哑的声音刺激着周锐的神经,


“怪不得我最近没有看到他们,嗯……”


韩沐伯扣住他的嘴唇,一张大手伸到被窝里肆意抚摸着。

周锐可不能再半推半就了,他挣扎着退出了韩沐伯的手臂,

“韩沐伯!你三四次了累不累啊!”

韩沐伯自小就出来闯荡,身体素质可是必不可少的,每天几公里的跑,举几斤铁都不可缺失。
所以……

这一晚上就是几分之一的运动量而已罢了。


“不啊。”
脸上狡猾的笑出卖了韩沐伯,又准备再次向白兔下手。

周锐一把抓起韩沐伯的衬衣,溜之大吉。


没一会儿,楼下传来巨大的撞击声,韩沐伯还以为周锐怎么了,没重新拿一件上衣就直接跑了下去。

只见木子洋没换鞋就跑回了另一个楼梯,风风火火的,紧接着再次传来关门声。

周锐刚刚看到灵超气呼呼地上去了,现在木子洋也上去了。留他站在木桌旁边差异。

他们怎么了?
两人面面相觑,不得而知。








对没错下章洋灵
不知道到哪了就完结了
我真的不会写车啊喂!





































【权贵】冬日超市

短篇甜饼
关于超市的沙雕故事
勿上升
国庆快乐鸭



黄明昊一直跟在范丞丞身后,拉着他羽绒服后面的两条带子,像是个小尾巴。

他看不到前面了。

范丞丞出门前看了下温度,这边已经是零下了,眼看黄明昊粘着自己要跟着一起去超市,来回还不老近。又返回衣柜把所以装备给黄明昊武装好,细长的身体已经变成了一个类似于球的形状。

冻着了可就不好了。
想到这,范丞丞略微皱眉。

超市自动门一打开,暖风迎面扑来,真是舒服极了。黄明昊把手从口袋里伸出来,拉开面前的红围巾,兴奋地跑向琳琅满目的货架。

范丞丞就不行了。为了好看,特意从自己十几副眼镜中挑了一个镜片大的,这可倒好,一进门就满眼哈气,顺着镜片流水汽。

“平常不是应该他更像是打了兴奋剂一样走在我前面吗?”

黄明昊看自己福西西没有跟上来,放下一篮子的魔芋爽和泡面,原路返回,却看到自己哥哥被眼镜困扰,似乎忘记了自己还有手这个物件,左手摸摸右腿伸伸,寻找着可以走的路。

“范丞丞哟……”

他是傻吗?
干嘛不擦??
用手擦不也能差不多看清吗???
怕是个傻子吧……

黄明昊摇了摇头,拉走一副无药可救的面孔看着宛如有精神障碍的范丞丞。快步走过去,双手摘下他的宝贝眼镜,从书包里掏出一包纸巾,

“只有这个,凑合用吧先。”

太丢人了……

那也是自己家人,虽然丢人,但还是不自觉地主动过去帮他。

范丞丞的四肢停止乱动,呆呆地看着眼前模糊的黄明昊正在仔细地擦着自己的眼镜。

没一会儿就再次戴到自己的脸上,世界清楚多了,黄明昊奶里奶气的小脸浮现在范丞丞眼前。

还好有黄明昊。

范丞丞看着前面虎头虎脑的黄明昊正在唠叨自己怎么什么都不会做,表面上点着头,心里不自觉地甜到融化。

主动提起黄明昊的小篮子放到大车里,轻轻搂住他的腰,屁颠屁颠地去献殷勤,还拿了他最爱吃的pocky。

“汀汀,遛大超市一定要推车子才有感觉知道吗,等等我,诶!一起走啊!!”

黄明昊溜出范丞丞的怀抱,大庭广众之下,好不好意思啊……

但是最后还是回到了范丞丞身边和他一起走,少了福西西无聊到爆啊。前前后后两人拿了一车筐的东西,

“西西,QQ糖 !”
“买。”

“范丞丞,火鸡面!”
“买。”

“哥!自热火锅!”
“买!”

只要黄明昊想要,范丞丞都会满足他,不担心钱的问题。

导致最后两人拿着两大袋东西拖着走,范丞丞毫不在乎地把拖地的流水账单塞到羽绒服口袋,一只手提起一袋,走在黄明昊前面,还显得毫不费力。

黄明昊没说话,接过他一只手的东西,然后悄悄握住他的手。

范丞丞红透了耳尖,又用力握了回去。眼看又要走出暖烘烘的空间,黄明昊提高了脖子上的围巾,偷偷挡住了脸颊上的红晕和嘴角的笑,从眉眼间流露。

街道上的书店打开了暖黄色的灯光,范丞丞停在这里等着红灯,黄明昊打开了副驾驶的窗户,把头放在框子上。

“世界这么大,人生这么长,总有这么一个人,让你想要温柔的对待。”
这是一个宫崎骏的卡通展图,贴在玻璃门的中央,温柔的配色下是这样一句话。

两人相视而笑,

见到时总会有初恋时的心跳,每天都想要无尽的依靠,熟睡时不自觉的拥抱,两人心里都知道,对方就是自己最温柔的那一方。









上课速打二十分钟
有什么语句不通啊就不要计较了(捂脸)
食用愉快呐






































【沐已成周】生存法则(9)

久等了
来补充以前的糖分吧
完结预警






周锐可好好地睡了一觉,在柔软的大床上再次朦胧醒来时,楼下传来玻璃碎裂的声音。

他偏头看着暖光下的时钟,时针颤颤微微地向上爬着指向了九。

天又黑下来了。

准备下楼,地上却没有他的拖鞋,周锐坐在床上愣了好一会儿,睡眼惺忪着。

他许久没有接触过阳光了,光着脚踩在棕褐色的木地板上,整个人显得病态白。

他真想……晒晒太阳。

踩着轻巧的步伐转下楼,衬衣的下摆刚好掠过大腿,站在风口中,凉意顺过全身。周锐不禁打了个哆嗦。

他从楼上看到一地的玻璃碎片,在冷白色的吊灯下泛着光亮。底下还沾着棕红色的液体,酒精的气味在房间里挥发着。

韩沐伯桌上的酒瓶空落落的,想必是酒杯被打翻了。

捕捉到细微声线的韩沐伯抬起头。

“锐锐?你怎么下来了?”

韩沐伯见周锐站在楼梯转角处,两步并一步的跑上楼。

“怎么还不穿鞋?嗯?”

地上多凉啊,他会心疼。他已经亏欠了太多了。

“可是……没有啊。”

韩沐伯一把把周锐从地上捞起来,清冽的酒味染上了周锐的衣裳,让他也有些微醺。

“好啦是我的问题,刚刚抱你回去的时候想得还是不妥,”

一边说着一边往下走,绕过玻璃渣,自己坐在沙发上,周锐被他放在大腿上,高出韩沐伯半头。

昏沉的头贴在周锐温热的胸膛,双臂紧紧捆住周锐的蚂蚁腰。他实在是太瘦了,背后的脊骨明显的突出来,硌着韩沐伯的手臂。

“我真的好害怕失去你……”

冷不丁的一句,却让周锐润湿了眼眶。

当时那多少冰冷的日子,似乎就像血液的流淌是自己在冬日唯一取暖的方法。

心脏骤停,血液不再回流,身体变得冰冷,人生也不再继续。

不止一次周锐有轻生的想法,多少次熬不过去的时候,韩沐伯是他唯一的信念了,他相信韩沐伯,一定会来。

韩沐伯轻瞌着眼伏在周锐的胸前,淡淡的黑眼圈牢牢地挂在下眼睑。

“我也是……”

这句话说的很小声,以至于都能清楚地听到自己并不强劲的心跳。

韩沐伯抬眼,抽出一只手,微弱的颤抖着,轻轻地抚摸过周锐消瘦的脸颊,覆上他微凉的嘴唇时,他觉得身下的人显得那么的脆弱,甚至是不堪一击。

韩沐伯简直不敢想象,这几年来他是如何生存。

他多想把两人融合在一起,永远不分离。

双舌交缠的水声在两人耳边回响着,在诺大的房间中,周锐双手勾住韩沐伯的脖子,两人都已经忘情。

略显燥热的呼吸声愈来愈浓,韩沐伯站起来把周锐再次横抱起,大步走进卧室。









在写🚗的边缘欲写又止🌚
十月见





















【权贵】领养春天

中秋快乐吼!有没有吃月饼?
收妖师西 × 猫妖昊

第一眼,在劫难逃

其实34的文我想写好久了,但是一直没有想好主题
真的很感谢我做的梦😂

欢迎小蓝手小红心评论找我happy啊!
顺便300fo点梗来一批!恭喜我终于上300

我最近是拥有怎么样的幸运啊,遇到了这么多太太
被太太留言和关注
表白太太们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