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班牛奶盒寒假续货中

 

【洋灵】是的,我愿意

小甜饼,大长文,一发完
那个第一次单恋反响好像不太好,删了
一发完做补偿
勿上升

bgm——《雀跃》任然

01.

“我不要……我不要……”

“不要什么?”

“不要和他结婚……”

“为什么?这么排斥?”

“我有喜欢的人了,我好爱他……”

灵超昏昏噩噩的,分不清梦里梦外,他只依稀记得,那声音让他再一次沉沉地入睡。

一夜难得的好觉。


02.

“岳妈……岳妈!”

灵超头上贴着的退烧贴经过一夜已经掉了一大半,身上被捂出的汗水浸湿,睡衣t恤都贴在身上。
他扯开那床厚被子,扑腾出来的风让灵超瞬间感到冷飕飕的,在春天这个过度的季节中,他还是恋恋不舍地钻回被窝。

岳岳推门进来,手里端着药和几条湿热的毛巾。
看见灵超脱掉了上衣,贴心的把热毛巾递了过去,又转身去给他拿新的衣服。

“岳妈,昨天晚上有人来过吗?”

“昨天我不在啊少爷。”
也许是背对着,所以应该没有人看到岳岳脸上有点恍惚。

“哦,是嘛……”

“怎么了吗少爷?”

“没……我可能做梦了吧。不过这两天,有一个姓木的大哥哥来过吗?”

“好像……没有,”

听到这里,灵超有点失落,嘴角不自觉的耷拉了下来。

“或许,或许可能是我没有看见啊少爷。”

灵超没有说话,拿着床头柜上的白玫瑰手链戴在了手腕,纤瘦的手腕筋骨分明,凉凉的感觉附上了去,刺痛了他记忆的最深处。

这是他最喜欢的,是木子洋送给他的。

可是自己以后会不会再也见不到他了……


03.

木子洋陪伴了他整整两年吧,
灵超想。

自从两年前的那个春天,木子洋出现在灵超的生命里,从此他就一直住在了灵超的心里。

柳絮还在飞,灵超百无聊赖地坐在一楼阳台的摇椅上,一手举起一颗奶糖,一手又拿起一个小蛋糕咬了一口站了起来,把腋下架在木头栅栏上低着头嚼着,树枝的阴影打在他的身上,时不时有柳絮飞在他面前。

阳台比较高,底下有一个近一米的地下室。

“啊欠!!”

不小心吸入的小毛毛让灵超打喷嚏时整个人颤抖了一下,他最喜欢的那最后一颗奶糖被摔了下去。

“我的糖……唉……”
眼看它碎成好几瓣。

灵超没抬头,拿着半口蛋糕唉声叹气,一双干净的白色球鞋侵入灵超视野,在白色的松软土地上格外显眼。

“嗯?”
灵超抬头,轻皱眉头,依旧嚼着那一口蛋糕。

木子洋那张如豹猫慵懒的脸映入灵超澄澈如一汪清水的双眼,四目相对。

微风轻轻吹,木子洋的白衬衣被风兜了起来,也吹起了灵超棕栗色的头发。

“嗯?你要吃蛋糕吗?”
灵超举起咬了一口的蛋糕,鼓着腮帮。

一眼万年,
大概就是这样吧,
木子洋想。

灵超自此印入木子洋胸膛。


04.

隔三差五木子洋总是出现在灵超休息的阳台。

灵超不知是和他心有灵犀还是故意在等他,总是能和他对上眼神。

“小弟,你叫什么?”

“灵超。”

“真是适合你。”

“你呢?”

“木子洋。”

一晃就是一年,两人好到灵超已经把木子洋请到家里来玩了。

“洋哥洋哥!吃这个!”
“洋哥洋哥!你看这个!”
“这是我最喜欢吃的糖!你尝尝。”

木子洋摊开手掌,是第一次的那颗幸运的浓奶糖。
木子洋对糖这个东西总是不冷不热,但是自那天起,成了木子洋最喜欢的糖。

木子洋把它放到嘴里。

舌尖炸开香浓甜腻的牛奶味,像是他靠近灵超时他身上的味道,总撩拨着他的心弦。


05.

木子洋到了灵超家门口,灵超总是摁下远程开锁,然后木子洋就轻车熟路地进了灵超卧室。

“你?!”

岳岳第一次见到木子洋时惊得说不出话来。

木子洋打开灵超房门,转过身冲着岳岳比了一个“嘘”的手势,进了屋。
岳岳识相地走出了十米开外。

这种剧情在岳明辉眼里已经数十年如一日,
岳明辉曾经说过,
习惯就好……

春天,
木子洋会陪他站在院外的柳树底下抓漫天的柳絮,
还不忘互相炫耀;

夏天,
在树荫的摇椅下,听着知了声声,
木子洋会放下架子陪着灵超抱着脚舀着西瓜,
两个人一人一半大西瓜,有说有笑;

秋天,
两人会争着去找落叶,
缤纷的落叶被堆成了小山丘,
木子洋抱起灵超,转了一圈又一圈,
最后不忘看怀里的人羞红了脸颊,然后拽着他去踩落叶;

冬天,
阳台上被架起了落地玻璃窗,
两人抱着一床被坐在地毯上,窝在小太阳前,
一杯是清咖啡,一杯是巧克力,
冒出缕缕热气,
木子洋把灵超搂在怀里,手轻轻摸索着他细嫩的脸庞,
看着霜雪铺满世界。

年年月月,欢乐有多无少,爱意有增无减……


06.

灵超听了这个消息以后,满眼错愕。
他不愿意听到这样的结果,更不愿意接受这样的事实。

联姻。

对方逼迫与自家联姻,
是真的看上了他,还是纯粹为了钱?

不用质疑的第二个选择,因为很少有人接触过自己。
甚至说连见过都没有见过。

“我不同意!李家集团有钱有势,为什么非得和咱们?”
灵超这两天与父母的对话几乎只靠吼,哭红了的眼圈已经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有什么用呢?

灵超被锁了整整一个月,
他已经一个月没有见到自己的木子洋了。

木子洋天天经过灵超窗前,给灵超的糖已经堆成了一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给他。

灵超病倒了。

07.

那是婚礼前一星期,灵超发烧了。

每天都赖在床上不愿意起来,岳岳没办法。

那天晚上,岳明辉把木子洋带了进来。
准确地说……
他实在是不忍心看灵超这样下去了。

他在灵超哼哼唧唧地说着梦话,
他走进一听,
有的还和自己有关。

行了,
婚礼前知道了他对自己的心意,
也不错了。

快点好起来吧。

木子洋轻轻一吻落在灵超汗津津的脑门上,
凉凉的,
看样子烧已经退了。

08.

婚礼前一夜,灵超还是被蒙在鼓里。
实在忍不住,抽泣了起来。

眼泪被擦落在玫瑰手链上,不知怎的,却显得异常娇艳。

07.

当灵超围着房子里一大堆一大堆的糖乱转的时候,心里乱得不得了,那种熟悉的感觉让他心慌。

听说这是给自己一小份见面礼,
他看见了熟悉的奶糖。

剥开一颗放进嘴里,浓重的牛奶味让眼角生涩的泪不由地划过。

典礼在下午,所以一上午的准备时间,他都像一只提线木偶一样任人摆布,毫无灵魂。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仿佛变了一番模样。
简约的西装,金色的头发,这几个小时的妆容让他看起来活脱脱的像一只精灵。

可是灵超并不开心。

站在没有打开的大门面前,看着一排排宾客的背影,灵超不由地红了眼眶,

木子洋……
洋哥……
对不起……
我爱你……

他亲了亲那朵白玫瑰,坚硬地推开了现场典礼的大门。

灵超低着头,却看见了自己最喜欢的白玫瑰花,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而李振洋最先看到的是他的头顶。

他头发换了颜色啊,
眼睛好像刚哭完一样,
这个人看起来没有以前那样活泼清朗了。

小弟,
瞒了你这么久,
对不起……


08.

“这一屋的白玫瑰,是否能得到你的亲赖?”

这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声音让灵超猛地抬起头。
泪水一瞬间打满了眼眶。

“无论富贵贫穷,无论健康疾病,无论顺境逆境,在对方最需要你的时候,你是否不离不弃,终身不离开直到永远?”

全场的焦点聚集在犹如白玫瑰精灵的灵超身上,等待着他的回答。
灵超现在心情很是复杂,又想哭又想笑。

这破涕为笑的瞬间,
灵超抛下捧花,飞奔到木子洋怀里。

被神种下的两颗牛奶糖,终于在两人的心中慢慢融化,彼此融为一体。

“是的,我愿意。”




我也不知道多少个字
激情码字,如果有逻辑不通……
凑合看吧,我下回注意啦~
希望喜欢!
我需要小心心和小蓝手!

















August
06
2018
评论(4)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