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班牛奶盒寒假续货中

 

生存法则(3)

我更啦!
顺便征集一下,后面有一个镖局的文,用哪对cp好呢?(个人比较偏向毕侃,或者emmmm你们来定啊我可纠结了\(〇_o)/)
正文正文!
勿上升








他的动作很是麻利,伤口一气呵成全部解决。

“谢谢你……”
周锐用很小的声音道了谢。
小孩倒是没说什么,蹲下整理起地上的药沫。多余的放回来,瓶内放不进去的,呼的一口气,白色药沫像漫天雪花样飘开来,和空气中的小尘埃,一起飞扬的飞扬着,散落各处,融化在血泊中。

“啪!”
他合上瓶盖。
“我叫灵超,我才不是什么哑仆。”
周锐听到这句话猛地瞪大眼睛,他怎么知道?

“我说的没错吧,你就是这么想的……澄清了啊!我不聋不哑,就只是糖吃多了……而且我才没有你想的那么凶,故意吓你,居然也上钩。虽然我年纪小,但是在这个地盘,没有年龄之分的。大家都是凭实力说话,我们的老大,没有人敢反抗,不然后果就一个字了。绝对当之无愧,而且比我小的又不止一个,你看像什么……算了,说了你也不认识。”
灵超摇摇头,一股脑的把话说了出来,让本来就昏昏沉沉的周锐听得发蒙。又把手伸进口袋里,不知道摸索着什么,塑料包装袋碰撞,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

“喏,吃一个吧!”
他从格子口袋里摸出一颗粉红剔透的糖果,咧出一个大大的笑,整齐的八颗牙露出来,把糖递到周锐手中。

周锐抬手接过,看了看糖果他现在真的好饿,在“不接受他的好意,里面会不会有毒?”和“我应该可以相信他,即使要死,最起码还不算空了肚子。”中,他果断倾向于后者。他相信了他,剥开糖果,慢慢放入口中。

草莓味的果香立马在舌尖绽开。


“那……灵超?我可以这么叫你吗……我可以问你个问题吗?”周锐低着的头抬了起来,声音依旧很沙哑。但是他希望光明的眼睛还是这么澄亮,这个问题周锐已经想了很久了。


“嗯?”
灵超坐在笼前的阶梯上,一手搭在膝盖上,一手握着他的手枪擦拭着。

“你为什么要帮我……”
他说话的声音越来越没有自信,一字声音比一字小,生怕问到什么不该问的。

“其实这药也是我骗出来的,我和老大说是洋哥帮我拿糖的时候受伤了,我才把药拿出来的。”
灵超大眼望天,双肩一耸。

“老大……姓韩吗?”


“你怎么知道?”
灵超的声音突然大了起来,在空旷的仓库中回荡着。

“就……他们第一次来的时候之后他们走了,我就趴在地上,但是这仓库很静,我就无意间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只是无意间,真的,相信我……”
周锐抓住栏杆,脚链重重的摔在地上。

“知道他们来干嘛吗?”
灵超恢复了他原来的声调,但是非常沉重。


周锐伸胳膊看了看自己的伤口,把胳膊伸了过去。


“为什么要打你?”
灵超皱紧眉头。

“我不知道……为什么你也不知道?”
周锐有点奇怪,人不是他们让来的?
灵超摇了摇头,棕红色的卷发随着头动起来。


“你整天呆在这个暗无天日的破地方,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来找你。”
周锐显然没有听清最后一句话。

“你能帮我逃出去吗?”

周锐像这个还不算了解的人说出自己心底最奢求的愿望。

“周锐,我本来还挺喜欢你的,你怎么能提出这样的问题?”灵超眯了眯眼,过来轻轻推了一下他的额头。

“我可帮不了你,你的事,韩沐伯……哦不,老大,全权管理。我只是在管我份内的事儿。”

完了完了,说出去了……


他叫韩沐伯?

韩沐伯。
这个名字在周锐心中翻转,有说不出的似曾相识的感觉。

“他是你们老大,他真的知道我的存在吗?他不应该亲自来吗?”

“……”
灵超刚要开口。

“小弟,该走了。”
门外传出来低沉的男声。

周锐向门外看去,没看清。但好像不止一个人,他都不认识。

“他们有什么可看的,门外就那三个人。应该多看看我,我这么好看。他们每次都和我来啊,你没见过吗?”
“没有。”
“我先走啦。”
小孩轻巧地跳了起来。
“改天再来看你,我先去治牙了……”

小枪与腰间的铁扣撞的叮当乱响。
灵超拖着沉重的步子向门外走去。

周锐刚才问的对呀,灵超心生疑惑。他知道这受伤的小白兔的存在吗?
知道了他会不管?
这多少年的心头肉了?









这几天一直在写其他cp的小番外
请给我刚刚问题的意见啊!之后写哪几个cp?
都是一发完的那种。
最近特别喜欢写那种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可能是因为不想自己之后再拖了😂
我会尽量码字的ヾ(・ε・`*)
请点小心心!爱您!


July
04
2018
评论(4)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