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班牛奶盒寒假续货中

 

【毕侃】来自另一国度的守护

精灵童话向小甜饼,一发完
xxj的超!大!长!文!!
激情更文!
没有时间线,我已经错乱了(ノ_ _)ノ

主 遗落守护者毕雯珺 × 人间精灵李希侃
会有其他cp穿插出现
勿上升




“呜……”

地铁车厢钱闪耀的大灯打亮了整个黑暗的隧道

李希侃看着行驶而来的车厢,着急的向前走两步,越过了地上的警戒线。
“同学,太危险!向后站站!”
现在正在站岗的警卫巡车员手里拿了个红色的牌牌,过来阻拦李希侃。
“怎么又是你啊同学,每天几乎都说你哈。以后能不能记住了?大叔这为你好啊!”

李希侃把手蜷在袖子里,不好意思地蹭了蹭帽檐。咧嘴一笑,露出了两颗小尖牙。

这班车不知不觉在对话中已经停靠,李希侃站在地铁的尾部,列车经过的疾风吹起几缕遮住耳朵的金黄色的头发,李希侃伸手连忙捂住帽子。

“知道啦大叔,我会记住的!”
李希侃跳上车,坐到了熟悉的空位上。
在关闭车门前,还不忘和那个大叔挥手告别。

放学的时间往往和这里的晚高峰错开,现在这里又是地铁尾部,所以车厢里的人,屈指可数。

李希侃向左前方抬的抬眼,果不其然,又看到了那个男生。他总是在自己前一站下车。他今天换了一套蓝白色的运动服,胸前还是胯的那个精致的深蓝色书包。拉链旁边的网袋上依旧别着那个闪闪发光的悠悠球。

啊他皮肤好白啊
啊他的泪痣好好看啊
啊……

李希侃第一次见到他,心里就涌出了无数赞美的词
那个人怎么能长的这么好看?
犯规啊!
李希侃心想。

他耳朵里插着耳机,从书包里掏出来一本书,漫无目的的看着,脚上偶尔会打着节拍。
李希侃目不转睛的看着他,羡慕的星星眼里的光芒仿佛都要撒到人家身上去。

虽然两人从未说过话,也几乎没有对过什么眼神,但是李希侃对人家总是有种莫名其妙的安全感,每天上车看见他,李希侃的心里总是特别踏实。心中莫名其妙烦躁的情绪,总会得到很好的舒缓。

这算什么?
冥冥之中的心灵相通?

李希侃胡乱的揉了揉自己的刘海,想着自己一定是被眼前的人迷惑了双眼,是自己想多了。

自己没事瞎想什么啊简直是!

坐在那座位上的人好像用余光撇到了什么,向李希侃这边的方向上瞟过来,不经意眼光对上了正在揉自己刘海的李希侃。
李希侃感觉自己脸上“刷”地热了起来,赶紧装作看手机的样子收回了视线。

正脸……也好好看啊……

那人好像没有发现什么不妥,又把眼神紧紧贴回了书上目不转睛的看着。再也没有看向这边自己已经想入非非,烧红了脸的李希侃。

这几天李希侃从不同的人口中,问出了各种关于那个男生的消息。从同班同学那里,从外班同学那里,从别人班的班主任那里。
身为一项品学兼优的好学生李希侃,甚至还去校长那里,托校长给自己查了查那个人。

那个在李希侃眼中如此耀眼的男生叫毕雯珺,是从国外一所高等大学考到这所自己这所学校来的,和李希侃是一届。
要不李希侃说没有见过他呢。
当之无愧的好学生,自从来了以后,不管是什么学科,次次考试稳居第一,从未失手。
家里也是名门,父母也是本市响当当的大人物,但是几乎从未见过她父母来接他。每天都是李希侃跟在他身后坐地铁回家。
虽然学习这么好,家里背景这么厚,但是他并没有几个朋友,说话也是一句到位。再加上他来的时间并不久,并没有人有多了解他,所以私下成绩好归成绩好,但是这性格不免让大家在背后说闲话。

到现在,各种零零散散关于他的消息,一件一件的被李希侃记在一个小小的本上,每天就捧着它看来看去的。
他邻桌小芙看见他这样子,总是捅捅他笑着跟他说,
“欸我说李希侃,你是不是弯了啊,你想跟人家说话想认识人家就直说嘛对不对,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看着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小芙,李希侃环顾了四周,锁定了站在讲台正前方的那个人。

“Jeffrey!Jeffrey同学!你过来唔……”
“哥!哥我错了,你小点声……”

这话还没说完,李希侃刚要站起来喊,就被小芙一把捂住嘴扽了下来,摔得李希侃屁股疼。
得逞的李希侃摇了摇他那狐狸尾巴,拿着他的小本本傲慢地走出了教室。
但是到底弯没弯,这个问题他自己也没有想过,他只是……本能地想靠近他。

李希侃回味了一下小芙的话,

“你想认识他就说嘛……”

是啊。

今天放学出校门时,李希侃低着头,一言不发的跟在毕雯珺后面。进地铁的时候,毕雯珺站在他前头。李希侃习惯性的把手缩回袖子里,用指尖拽了拽他的衣服。

“那个……毕雯珺同学你好……你应该看我不陌生对吧……咱们能交个朋友吗?我……我是你隔壁班的李希侃……”
说完,匆匆低下了头。

丢死人了啊李希侃!
你像给人家情书一样,害羞个什么劲儿啊!
诶呦……

毕雯珺摘下了一只耳机,回头看了看这个人。
每天跟自己都形影不离,跟小尾巴一样,唯独就是没有跟自己说过话。今天终于主动跟自己说话,声音还蛮好听的,软软糯糯的。自己其实也对他挺感兴趣的。

但是……
他怕自己给人家带来麻烦。

“对不起,我习惯一个人。”
毕雯珺冷着脸,又戴上了耳机。

“做朋友也不行吗?就是那种不会去轻易打扰你的那种。”
“我不需要。”
“可是……”
“……”

就这样,李希侃纠缠了人家一路。

毕雯珺下车时,李希侃也跟了下去。
他人高腿长的,两步并一步地上了台阶,李希侃在后边小跑着跟上他,气喘吁吁地抓住了他的小臂。

他的手臂怎么这么凉?

不过,心急的李希侃并没有在意这些细节。

“你听我说呀毕雯珺,我不会过多打扰你的,就真的很想跟你先做朋友而已……我没有你想的那样,不是看中你的外貌和家庭,就是觉得和你有一种缘一样……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你的直觉,现在也一样,还是这么感觉的……”
李希侃越说越觉得蹩嘴,不对呀……

这是搭讪吗啊李希侃!?

拽着的人也停下来,回头准备甩开他的手,没甩掉。
李希侃的手也凉凉的,这是他天生的,李希侃知道,但是毕雯珺不知道。

李希侃冰冷的手指握在他的小臂上,这样毕雯珺的心跳突然漏跳了一拍,心里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从整个心底蔓延开来。

毕雯珺感觉自己的耳朵戳到了发丝,痒痒的。
坏了……

好巧不巧,地铁入口处的微风,吹起了盖着毕雯珺耳朵的几缕头发。
李希侃亲眼看着毕雯珺的耳轮变长,变得尖尖的。眸子的轮廓变窄,虹膜处从中间开始,如蓝宝石般散发出迷幻的光彩。就连睫毛和头发的末端有几缕都开始变成金色。

李希侃先是有些愣神,慢慢地松开了他的手。又迅速反应过来,把头上的帽子摘下来,扣在了毕雯珺的头上,把他的头向墙一侧扭了过去。
李希侃并没有觉得怎么样,倒是这一套动作让毕雯珺惊讶不已。

“你不用太着急把头扭过来,相信我,你马上就会恢复的。”李希侃放轻了语调,手撑着毕雯珺的双肩把嘴靠在他的耳边轻声说。
李希侃身上那种甜甜的水果香包围了毕雯珺。

没一会儿,毕雯珺就回复了正常。

“你……”
“帽子就先借给你好啦,你快回去吧,我知道,这样会很累的,有什么事儿明天再说吧。”李希侃向外推了推毕雯珺,走回了地铁隧道的深处。

就在这一个微风飘拂的夜晚,毕雯珺对这个莫名出现在自己生命里的那只小狐狸突然感到了一丝心安。

李希侃回到家,望着家中花圃那一束束五颜六色的花束,“你们知道吗?我今天碰到了一个和自己一样的人呢。每次见到他,我总是……你们说这是什么感觉呢。”

隔天一节课结束,毕雯珺敲开了李希侃教室的门。
“你们好,我找……李希侃。”
全班人都睁大了,有的是直愣愣的看着李希侃,而有的在看着毕雯珺。
“这不是咱们隔壁班那个第一嘛,不是说可冷了吗,找李希侃干嘛……”
“小侃,你们怎么认识的……”

“诶诶!醒醒!李希侃!找你的!你的毕雯珺!”
小芙直勾勾瞪着大眼看着毕雯珺,用胳膊肘用力戳了戳正在睡觉的李希侃。
趴在桌上睡觉的李希侃懒洋洋地拿袖子揉了揉脑袋。
“嗯……?”
李希侃还带着眼镜,爬起来使劲伸了个懒腰。
“你推我干嘛我还没睡醒诶……”
李希侃顺着小芙一动不动的头看向了门口,还在睡梦中的状态突然就惊醒了。
“咳咳咳……”李希侃用力的倒了口气,
然后……就被自己呛到了……

带着全班羡慕的眼神,李希侃走到了毕雯珺面前。

毕雯珺一把搂住李希侃的肩膀,就带他走出了教室。
“哎哟哎哟松开一下,疼疼……”
“啊……”毕雯珺听闻赶紧把手松开,“对不起啊,我还以为我没有使多大劲儿。”
“唔……没事儿没事儿,习惯就好。”李希侃傻呵呵的笑着,早晨初升太阳的光芒照到了李希侃长长的睫毛上。

毕雯珺这才注意起小狐狸。
以前怎么没发现他长得这么可爱呢?
又连忙把帽子扣回了他脸上,“喏,你的帽子。”
“哦哦对了,谢谢啊……”
李希侃接过帽子,脸上果然又开始泛红。
毕雯珺赶忙把眼从李希侃脸上挪开,他真想刮一下李希侃的鼻子。

“放学有时间吗?我想跟你说些话。”毕雯珺先发问。
“正好我也想找你说,你要来我家吗?我一个人住。”李希侃抬头对上了毕雯珺亮亮的眼睛,他又想起了昨天毕雯珺变化了的那双眼睛,真好看。

“好巧啊,我也一个人住。”
“……”
毕雯珺笑了笑,决定不再逗他,但是他确实一个人住。
“那放学我等你,你可别忘了。”
“嘿嘿忘不了,我先回班啦,我还没吃早点呢。”李希侃揉的揉肚皮,好像很饿的样子,撅着小嘴回了教室,心里却乐开了花。

“他主动跟我说话了啊小芙!!小芙!!”
李希侃毫不留情的把好不容易主动去找jeffrey身边的小芙拽回自己桌子前。小芙被摇得刚吃完的早餐都快吐出来了。
“哎呦你能不能别摇我了?刚跟jeffrey吃完早点!”小芙有些生气的推开李希侃。
“哟!这谁约的谁啊?”李希侃瞬间就把自己的事抛到了一边,毕竟这个木头的幸福还是很重要的。
但是小芙这货居然去找jeffrey了!这是多么重大的事情啊!

“就……就昨天放学他问我今天要不要一起去吃早饭,我……我就答应了呗……”
看小芙扭扭捏捏的神情,李希侃仿佛闻到了……嗯,是恋爱的酸臭味没跑了……
李希侃摆摆手,“算了,我事都跟你说完了,就不打扰你了,我要继续睡我的回笼觉啦~”就又蹦回了座位上,嘴里哼哼着不成调的小曲,

“快放学吧快放学吧啦啦啦~”

天上的云彩随风绕圈转,每天都变得五彩斑斓。让人感叹,时间过得真快。转眼间天边火红的朝霞,如泼墨一般染红了整片天空的云彩,下课铃声也如约而至。
大家都背上了挎包,一窝蜂的向楼下涌去。

果不其然,在老地方,他们俩相见了。

“不是说放学等我吗?我还以为在班门口呢,害的我等了好久。”
听了这句话,毕雯珺有点责怪自己,都怪自己没说清,让小狐狸白白等了这么长时间。
“去我家吧,我家更大一点。”
“哈?哦哦好……”

……我没听错吧!
李希侃觉得自己要炸了。

“哇~”
李希侃仰头看着毕雯珺这栋大房子,独栋别墅,有超大的花圃。
而且这花圃是李希侃梦寐以求的样子啊!

“你真的是一个人住吗?你父母怎么办?你不会有什么父母留下来的家产什么的吧?我怎么觉得你更像是一个富家少爷啊,你介不介意我跟你搬过来一起住啊,我太喜欢你的那个花圃了啊!你知道吗我真的超喜欢森林啊,花圃啊,这种特别自然的地方,从小就这样……”
李希侃还没有踏进正门,他的感叹已经能堆满一箩筐了。

“不介意。”
“?”
“可以搬过来,我不介意。花圃留着也是留着,我也不会经常打理,正好你过来,这种事情就做得比较顺手了。你可以推门去看看,后院还有一块空地,你想种些什么,你自己来弄吧。”

其实只有毕雯珺每天认真仔细的打理这个花圃。

李希侃急忙向后面跑去。
“真的嘛……哇!!”
连忙跑回来,“不对啊老毕,你父母呢?”
毕雯珺噗嗤一声笑出来,
“什么奇怪的称呼啊,”毕雯珺伸手揉了揉李希侃的头发,看到了他藏在头发底下的尖尖的小耳朵。
李希侃见怪不怪,正好也想和他说说这件事情,就把碎头发都撩到耳后,只露出来一个小小的耳朵。

“这就是为什么我每天都带着帽子,头发还这么长的原因,从小到大有的同学对我是排斥的,但是有的同学对我是好奇的,到后来越长大越想努力守住这件事情。我学会控制我身上所有的异样,但是又能很好的掌握所有的法力。怎么样,这样听起来是不是比起你昨天的失态,我更棒一些啊老毕!”

“你看我这么尖锐的小耳朵吗?”
毕雯珺把两边的耳朵展示给李希侃看。李希侃耷拉着两个比手臂还要长一截的袖子,心急的点起脚尖,捧着老毕的头转来转去。

“那怎么昨天……”
“你是被遗落在人间的吧,”毕雯珺抓住李希侃的手腕,两人的脸近在咫尺。
“从精灵国的一方出来,就听闻女皇遗落了一位金贵的后族,长了两颗小小的尖牙,瞳孔的颜色像湖泊一样清澈湛蓝 。这是以后带领整界的整个希望,但是就在沟通两界联系的重要时刻,不小心把他遗失到了人间。”
“这个样子,好像是我最初……”
“其实就是你,我本来是守在女皇边上守护最久的族长,但自从界的一方失去你之后,所有人都忙得魂不守舍、积劳成疾。作为当时最年幼的我,主动担下了寻找你、守护你的契约,一直默默地在提升自己的实力。但是就在昨天你碰我的那一下,我在人间隐藏了这么多年的样貌,一下子几乎都被你激发出来,我的契约,被你打开了。”

“哦~”李希侃有些云里雾里。“那既然是这样,你的父母……是哪里来的?”
“我就知道你不会放过这个问题的,这个说起来好麻烦的。”毕雯珺低头皱了皱眉。
“我来到这里之后,变成了这里最初始的状态,但是我对自己的任务很心知肚明。这一家人也是有自己的原因,拥有不了自己的孩子,所以当时他们把我送到人间的时候,就直接放到了他们家门口。他们待我很好,就是小时候突然有一天花园里的浓郁的花香突然激发了我的初始状态,我的耳朵不小心露了出来。他们并没有过多的说些什么,只是跟我说,我以后可以自己生活了。他们给我花了很多钱,造了这样一栋大房子,给我安排了最好的学校……”

这经历让李希侃有些唏嘘,他带着毕雯珺来到前院的花圃,面对着那些花,好像在做什么庄重的誓言。
“放心吧,以后我会陪着你,你不会再是一个人。”李希侃信誓旦旦的拍了拍胸脯。
“嗯我知道……”毕雯珺看着这样的小狐狸,心里不由得涌上一股暖流。他轻轻地抱住李希侃,“从此之后你我之间就有隐形的契约了,你以后想甩掉我都甩不掉,你可想好了。”

“不会永远保护你的,老毕!”
“切,谁要你保护啊……我会保护你的。”毕雯珺对李希侃摆出了一脸不在意的样子,但是谁也没有注意到,毕雯珺默默注视着这只小狐狸,嘴角不由自主地勾起一个久违的笑容。

小芙突然发现这两天李希侃有点魂不守舍的。
下课都不找他了,每天下课准时到门口去等毕雯珺,两人放学还一块走,听说都住在一起。

“就很气啊李希侃!为什么都不来找我?!jeffrey我需要抱抱……”
“乖啦乖啦,给你抱抱。”

今天回家的路上,李希侃如愿的坐在了他旁边。
“老毕老毕,既然你都找到我了,咱们该怎么回去啊。”
“我这两天正好也在想这件事情,昨天晚上你回去的时候,你突然带给我了灵感,我就连夜试了试,没想到成功了,一会咱们一起去看看。”
“我带给你的灵感嘛……”
李希侃捂嘴笑笑,把身体转向没有人的一侧。毕雯珺看他转过去,身前散发出一阵金光,再转过身来,李希侃手里拿着几束他最喜欢的花。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你就想送给你的,奈何你一直不理我。”
李希侃装作很委屈的样子,假装抹了抹泪。
“对了希侃,你的光束和瞳孔不是一个颜色吗?”
“不是啊,一直都不是,基本上每一种颜色都不太相同。”
“哦这样啊。”
毕雯珺心想,王的孩子就是不一样。
笑看着那束花,轻轻地掐了掐李希侃的手指。

李希侃见毕雯珺结果花束,激动的差点跳起,紧紧拽着毕雯珺的胳膊,在他的脖颈处留下了一个吻痕。又赶紧四处看看,还好车厢里没人。
毕雯珺看着小狐狸愣了一下,看他傻傻地笑。一只手钻进他的腰间,一只手紧扣他的脖子,让李希侃整个人紧紧贴住他。
然后李希侃绷住呼吸,紧张地承受着、回应着那个缠绵的初吻。

回到家扔下包,毕雯珺拉着李希侃的手来到了室内的花棚中,里面的灯没有开四周,黑漆漆的,只能隐约地闻见花的香气。
“老毕你别吓我……我可害怕这种东西……”
毕雯珺没有说话,一道道光穿过李希侃的眼。
“希侃,你看。你试试你的。”
只见毕雯珺手拂过李希侃的眼前,一缕缕碧蓝色的光亮围绕着毕雯珺的双手,随着双手飘动。

“真好看,老毕你的光丝真好看。”李希侃的眼睛随着毕雯珺的手转动,毕雯珺觉得像是在逗猫。

忽然一阵青绿色从花圃内部传来,这是李希侃的光丝,缠绕着数百种花瓣,像是繁星闪耀。
但是李希侃还是觉得毕雯珺的要比自己好看的多。

“老毕快点!”
毕雯珺抬手接起两瓣花瓣,嗅了嗅,“这都是什么花?”
一个金黄的花片无杂色,罕见高贵。一个纯白圣洁,清沥无比。

“好像是……金色曼陀罗?那个是白色风信子。具体的我现在也说不清,每次花种好像都是根据我自身的情况才有的。金色曼陀罗听名倒是不陌生,花语与其他曼陀罗大相径庭。但是极为罕见,百年一遇。传说,只要得到金色曼陀罗,就会得到爱情的幸福,也能够走出困境,得到永远的幸福。风信子意思是……不过这为什么会出现在我这里?算了算了……老毕你还要不要弄入口啦!我都坚持好久了……”
“哦……哦好,等一下!”

毕雯珺吹飞手中的曼陀罗,让碧蓝色和青绿色相融合。那种颜色让人想起见底的湖水,草虫的低吟浅唱,清新的不像话。光亮逐渐放大,眼前的景象也逐渐明亮。
两人同时踏进那阵光亮。

高耸入云的参天大树,繁茂的枝叶郁郁葱葱的,在阳光的穿透下雾蒙蒙的水汽缭绕,露珠像钻石般璀璨,折射出小小的彩虹桥。深处不时传来几声鸟语,眼前的一切都宛如仙境一般。

“你们好啊,”
两人身后传来了一个软软的声音。
一人身穿碧青绸缎,金黄的头发上戴着栀子金花环,另一人披着金边短披风,脚踩短边黑靴,手臂上缠着几支鲜藤。
“王子,您回来了。我们是您的守护神,我叫周锐。”
“我是韩沐伯。以后您的一切我们二人可以负责。”
说罢,两人一只手护住胸口,另一只手背后向李希侃鞠了一躬。

“你们两个这几百年过的还算逍遥?我在人间呆了少说也有十几年,你们俩怎么还没有结婚。”毕雯珺撇了撇周锐二人,周锐已经烧红了脸。
当时李希侃一生下来,两人就被安排当了守护神。

韩沐伯可是对这个小仙女一见如故。每次都主动找人家搭讪,周锐总是一脸不屑的走开。

韩沐伯  •  受挫

这几百年下来,关系倒是磨合了不少,但是韩沐伯总是不敢向人家表达心意,怕再次受挫。每天就只好跟在周锐身边,唯命是从,也只是敢拉拉小手。

但是有一天,韩沐伯在书上正看着远处的灵溪发呆,就听见远处周锐才过干草树枝的声音。
“韩……韩沐伯!你……你给我出来!”周锐上句不接下句的,扶着树干砸了起来。
韩沐伯皱着眉头,他家小仙女怎么了?

走近闻到浓浓的酿蜜味,是不是又偷吃了?周锐最爱吃那个,但是对他嗓子不好,韩沐伯总是藏起来不给他,有时候会给他变出来一罐。
周锐今天心里可不是滋味了,等了好久都等不到韩沐伯一句话。就跑到最东边小溪边的酿蜜酒的老婆婆那里买上了四五罐,喝了个酩酊大醉。

“你为什么还不说你喜欢我!我……我等了好几十年了,就是等不来你,韩沐伯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你说话啊!”
周锐扶着树,不知道在和谁说话。
知道周锐的心意就很好了,事就好办了。

韩沐伯二话不说就拽住他的手腕,把他拽过来贴住他的嘴。舌头瞬间卷席了周锐口腔中清香的蜂蜜味,他感受到周锐长长卷卷的睫毛轻轻的扫过他的脸,痒痒的感觉。周锐被韩沐伯吻的身体都有点软了,整个人紧紧地爬在韩沐伯怀里,承受着他的亲吻。

第二天起来,看着旁边赤条条抱着自己的韩沐伯,周锐懵了。

“你起来!韩沐伯!为什么在这!你的床在旁边!你为什么在这啊你给我解释清楚!!”
周锐觉得自己洗不清了。
韩沐伯撑着胳膊架在床上,看着脸上泛起红晕的周锐,心里可是甜甜的。
当讲完昨晚自己发生的事后,周锐一头砸上了床。

“所以……你以后就是我的了。有什么感想?”
韩沐伯拉起周锐的手,十指紧扣。周锐把头靠在韩沐伯肩上,脸红的像桃子。

“能不能别提了……”

“好了不要说了。”韩沐伯出来站到周锐面前。
“王子请跟我们回去。”
“我知道了知道了,我要和老毕去玩,你们要跟着嘛。我想你们应该不会的对吧,毕竟你们要谈恋爱。”李希侃在毕雯珺看不到的方向周锐二人做了一个wink。

韩沐伯识趣地拉着一脸懵直立立的周锐走了。

转身对周锐说,“他俩还真是想一起去了,不愧是心有灵犀。”
“什么事啊?”
“你不知道,今天老毕早早来找我,让我给他的小狐狸一个惊喜……”

“小狐狸,你知道今天对我来说是一个很重要的日子吗?”
毕雯珺带他来到一个小溪边的花架下,搂住他的腰。
“嗯?”
李希侃从眼边美丽的景色中回过神,看向近在眼前的毕雯珺。
“这里流传这一个非常好的传说,这个花架也是一个神圣的地方,族里盛大的仪式都在这里举行,这里也是灵气最高点。我和你的契约也是在这里签下的,我让他们当时这里种满紫罗兰。”
李希侃认真的听着毕雯珺说着话。
“为什么啊?”
“因为我会小心翼翼守护着与你的爱。”

“这什么啊老毕,你向我表白嘛,那我也不客气了。”

在湖光折射的藤架下,李希侃的光束丝毫不忌讳耀眼的太阳,仿佛跟着李希侃喜悦的心情一样愈变愈亮。

“给你的我亲爱的毕雯珺!”
李希侃手里抱着一大束紫玫瑰,重得差点让自己摔在毕雯珺怀里。
“我可喜欢紫玫瑰的花语了老毕,我从书上看到的呢。听说曾经的王子送给自己的挚爱,代表着经尽磨难后喜结良缘。对方是你可以陪伴你一生的人。所以啊,你愿不愿意陪伴我一生,你可是我的契约守护精灵哦~”

毕雯珺如愿地刮了一下李希侃尖尖的鼻子,
“小傻瓜……我当然会啊。”

当晚,坐在大房子前花圃中的藤椅上,看着花圃里得意的杰作。
“王子的挚爱不是公主吗?李希侃?”
毕雯珺突然琢磨过来,如果李希侃是送给自己挚爱的王子,那自己不就是……

“李!希!侃!”
“我不管!你答应我一生一世啦!我爱你啊老毕!”







对不起对不起,本来想好好写一章大的……
又烂尾了呜呜呜😭😭😭😭
生存法则过几天更啊,这几天还在补课
我真是喜欢死这几对cp了啊啊啊啊啊啊!!
写得比较着急,可能会有不通或者错别字吼,不要介意啦~
喜欢请拜托点小心心啊!!
爱您啊!啾咪!
拜托了!!

July
03
2018
评论(2)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