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班牛奶盒寒假续货中

 

【洋灵】拨茧化蝶(上)

祝小王子灵超生日快乐💝

起名废,勿上升,HE

我回来了。




1.

木子洋在被监管的牢笼里。冰凉的锁考束缚着他的自由,限制着他的活动区域,规范着他的过激言行。

自幼在破碎环境中长大的木子洋心理已经足够扭曲,随着唯一的亲人骤然离去,使他心里唯一的底线崩断了。

他开始辍学,打群架。成年后染上了恶习,嗜酒、并且留恋于各种鱼龙混杂的场所。神智开始不清,自己的一举一动似乎都不受控了,夸张来说,一旦突破了心里防线,冲动的心理可以牵制着他度过后面的人生。已经不需要理智去稀释那浑透了的血液,变得堕落。

他不记得自己20岁之前的那段时光是怎么度过的,浑浑噩噩,仅有支离破碎的片段在不停滚动着。押进牢笼的那一刻是他心里抵抗的开始。这里监禁的不是囚犯,而是精神病人。

木子洋知道自己的心理状态到底如何,他不承认有关的一切,也不否认。两个月中,日复一日地坐在冰冷的铁凳上,身上的伤没有人给他处理,结成了暗红色的血块结晶,鼻梁和嘴角上的淤青内依旧透着紫。平日几乎粒米不进,虽说不出大乱子但不配合工作,以至于无法让警方拍照归档。要不是胸口呼吸的起伏,那就犹如塑像一般。睫毛修长,棱角分明,却始终静止。

过激的态度很快让木子洋的消息传遍了上层的耳朵。

2.

灵超少年时期就涉及了心理等方面的专业知识,有一定的专业素养。早在十六七岁,就已经在世界的心理方面有了独特的见解和突破。内外都不常露面,处事低调迅速有效。

本来已经辞职休假了,可上级机关特批这个人必须由他负责,灵超被逼无奈地接受。

次日清晨,局里弥漫着浓茶的气味,这才给冰冷的房间里带来一缕人烟。每天大家连夜审批笔录档案,还要跑到另一栋楼归档统计,通宵已经成为日常。

灵超推开三楼拐角处的门,上级审核处正在讨论着关于木子洋的问题。

王琳凯拿着一摞蓝夹子,里面整整齐齐的码放着A4资料,朱星杰摸过王琳凯的手腕,最后勾了一下小指。见灵超进来,招呼着他过来坐下。灵超把他细小的动作看在眼里,但没做评价。摆摆手推开了窗,丝丝凉风吹进,让烟雾缭绕的呛人气味散去。

朱星杰示意让王琳凯先出去。

“超儿,来看看这个人的资料吧,一会你去做一些基本的心理建设,看看那人到底......”

“杰哥,我一定要去吗,我都已经辞职开始休假了啊。”

“辞职?我批准了吗?”

“您上级批准的......”

即使灵超学历和职位高于眼前的人,但没有与他平起平坐,保持着固有的尊敬。

朱星杰尴尬地咳嗽了几声,

“你怎么回事啊小超,搁在以前,你可是最有兴趣参加着档子事的人了,一些小案子我们怕你瞧不上你也争着抢着要去看。现在这是怎么了?”

灵超笑得勉勉强强的,

“那不是以前吗……现在不一样了啊,我......我......”

看着灵超唔唔吐吐的样子,半句憋不出一个屁来。朱星杰恨铁不成钢地砸了一下桌子,

“我不管你的什么难言之隐,只要你忙完了这个人的,你想走多久就走多久。”

他也是铁了心一定要用灵超。是啊,上上下下都盯着这个奇怪的人不放,他们更应该尽早解决,给局里争个光。放着现成的人才,为什么不用。

灵超勉强点了个头,心想着也不差这一两天,忽然胃里就开始翻江倒海,他背对着上级的眼神跑到了卫生间的水池旁,一阵干呕。早上没有吃东西,往外倒酸水。

镜中的他毫无神采可言,他用凉水拍了拍脸,让自己清醒过来。

“也不差这一两天。”

他撇撇嘴。其实早就浏览过这个木子洋的一部分资料。无照片,无对话,没有什么详细的内容,这点倒是让灵超来了点小兴趣,很少能见到这么拧的人了。

3.

办公桌还在原来的地方。空荡荡的桌子上只有一个刚刚他们扔过来的档案夹,里面就是木子洋的资料。和几个礼拜前看的一样,没有实质内容,倒是多了他的未成年的前史和主观的家庭原因的资料,看了这些似乎就不难解释那些行为了。

走廊里最后一扇门被打开了,那间就是木子洋的牢笼。灵超示意,没有让其他的人进去,自己一个人输了指纹,推门而入。

与其他人不同,灵超身上带着浓浓的甜味,闻起来着实像吃了糖果一般。

木子洋嘴角一边微微勾起,

“弟弟,你真好看。”

灵超微怔,

“你不是可以说话吗?”

“声音也好听。”

灵超满头疑问,看着木子洋的双目紧闭着,手插在风衣的口袋里,在屋里缓慢地踱步,包开一颗糖放在嘴里。木子洋的报告都挂在墙的一侧,他随手翻了几页,报告上批示的精神鉴定证灵超根本就不赞同,木子洋根本就没有任何问题。

“杰哥,这到底有什么问题?”

“什么什么问题?报告上不是写得很清楚了吗?”

“他完全可以进行正常对话。”

“什么?”

对讲电话那边杂音不断,时不时还传来刺耳的鸣响,灵超索性挂断了信号。

搞什么名堂?

“你不睁眼就能知道我长什么样子?”

“你好香啊弟弟,我喜欢你......身上的味道。”

木子洋听着细细嗦嗦的声音。他的大喘气让灵超心里窝着气,最后略带鼻音的那两三声笑就像是从鼻子里发出的,却感觉苏苏的。

他睁开他那双豹猫般的眼睛。两人四目相对,这小孩比他想象的还要好看。木子洋眼里,小孩的骨头架子与自己相比简直太小了。本来就雪白的脸上,在颧骨两侧还出现了突兀的红晕,自己挠过的深栗色头发掉下了一两缕垂在眼前。尤其那双眼睛,是木子洋一辈子忘不了,自己是到了天堂才看见这精灵天使般的眼睛吧。就像是上好的琥珀被镶在了眼眶,被两排卷翘入蝶翼的睫毛守护着,透澈得没有一丝杂质。

那一瞬间被注视着,灵超的脸颊连带着耳廓突然烧了起来。木子洋那细长的眼睛紧紧盯着他不放,许久没修剪的头发蓬松地盖在眼上,鼻梁和嘴角上的淤青始终都带着一种不服软的拧劲,即使不说话,迎面而来的都是满满的压迫感,那抹玩世不恭的笑让灵超没了分寸。

“我觉得你没有问题。”

灵超声音淡淡的,找回了原来的冷静,没有什么修饰的色彩。

“我知道。但你去和他们说,他们会信吗?”

吱呀一声门打开了,是灵超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留下丝丝玫瑰花的香气,是糖的味道吧。

4.

没过多久朱星杰就快马加鞭地赶来,几分钟后灵超才气喘吁吁地跟了上来,靠着门框猫着腰咳嗽个不停。

不管朱星杰问木子洋什么,他都一句话也没听进去,只是看着灵超。

“木子洋,怎么不说话?”

朱星杰抬头看看木子洋,只见他眼神含笑,静静看着灵超。灵超被拍了一下肩膀,朱星杰示意灵超看一眼木子洋。

第二次对视。

“你为什么又不说话了?”

“我只对你感兴趣。”

第一次这样,第二次也这样。没有灵超,木子洋就像个哑巴一样。

5.

“我要说几遍您才信?这个木子洋,他根本没有问题!作风问题可以一点点让他改,您别忘了这里可是精神研究区域。”

灵超回到办公室都快要抓狂,档案被摔倒桌子上,发出清脆的声响。朱星杰眉头紧锁地低头盯着红色的印章,

“这几个月不知道给他做了多少回审问和检查,我也想跟上级领导反映真实的情况!可是......可是人家批准下来了才几个月你就又申请回归正常?”

一片寂静无声,两人都沉默了,谁说的都在理。

“我申请带回吧。”

灵超闭上眼深吸一口气,放平了心态。

他的能力足够束缚好这个人,但却没有任何私心。与其让木子洋呆在这里度日如年,还不如放他出去进行恢复。说不定是环境的问题,或许更有效呢?一切都解决了,人自然就该去哪就去哪了。

“这......”

朱星杰愣了愣,

“他在这也不配合你们工作,一来耽误所属的空间,再一方面,”

灵超点了点心脏。

“我觉得是心病。”

6.

手续没几天就办好了,灵超坐在走廊的铁椅子上等着最后的文件。望着白纸黑字,眼神迷茫起来。

他与木子洋仅有当天的一面之缘,而现在他却要成为第一个与自己同住一个屋檐下的人。灵超不了解木子洋,也不知道木子洋是不是愿意跟着灵超走,配不配合以后的治疗。那个大骨头架子的家伙要是与自己打起架来,自己铁定打不过他吧?生活又要因此翻新篇了。

阳光正好。明天来接木子洋,在这之前,灵超定好了先去复查。

到了医院,岳岳把常规改验的都给他来了一遍,结果并不理想。工作的压力让灵超喘不过气,但他却认为已经乐此不疲,所有人都拦着他不让他下班再去整理案子了,可还是一两点才回家。岳岳一个月前就叫他停止工作,到现在自己尝到恶果了之后,还开了几包药坚持完成了木子洋的事情。

真的是时候该歇歇了吧。

带着沉重的心情回到了家,包都没放,光脚去厨房喝了口水,就整个人就扔到了床上,另一间小房间已经打扫完了。灵超定好了明天早晨七点的闹钟,飞到了梦乡。

直到深夜,灵超胃里翻江倒海,他猛地惊醒,跑到水池边干呕起来,晚上什么也没吃,什么也吐不出来,这才想起来自己连药都没有按时吃。

7.

手机第三次响了,灵超这才迷迷瞪瞪地睁眼。现在七点三十分,王琳凯的电话打来了两次,时间是一分钟前。正准备拨回去,碰巧他的电话又打了回来。

“超儿,你一会能早来尽量早来吧,刚刚我们告诉木子洋要被接走,但是现在情况变得不是很稳定啊。”

灵超拍了拍脑门,似乎起得太猛了,眼前一片黑乎乎闪过,

“嘶......你有和他说是我接他吗?”

“啊?没有啊。”

“行吧……我马上到,等我一下吧,一早晨的,麻烦你了鬼。”

王琳凯好像抓住了稻草,瞬间释然,

“好好好也就你能看得住他了,邪了门了……”

王琳凯费解地挂掉电话,重新锁上了木子洋的房间。

8.

热腾腾的早餐可怜地被扔到桌子上,灵超推门进去时,朱星杰和王琳凯正坐在木子洋面前,静静地守着他。

三人似乎都被着突如其来的动静吸引,木子洋把眼抬起来,看见灵超似乎有些惊喜。

“杰哥,鬼,你们忙你们的去吧,这有我呢。早点给你们放桌子上了,趁热吃。”

两人点头示意。朱星杰把出入门手续放在桌子上,反手替他关好了门。

“哦,原来是你啊弟弟。”

木子洋换了一身装束,坐在那里双手插在上衣口袋中,脑门上还贴着一个小巧的素色创可贴。似乎在等着某人的到来。灵超没多在意,毫无警惕性地打开了锁,他笃定,木子洋不会对自己怎么样。

“你可以跟我回家......但是!但是啊……你其实也可以选择还呆在这里的啊木子洋。”

灵超不自然地转着他晶莹剔透的大眼睛,歪嘴嚼着一小块没化完的草莓软糖。小动作都被高了一头的木子洋看在眼里,他裹上陈旧的大衣,

“我相信你会知道我做何选择,对吧弟弟?来,叫一声哥哥我听听。”

灵超略僵直地转身,木子洋突然低头凑近灵超,嘴角那一丝微微的弧度给人一种雅痞的感觉,嘴唇几乎快贴上他粉红的耳廓,灵超能真实感受到来自木子洋的气息。他耳朵痒痒的,热热的。

“弟弟,我也好饿啊。”

这轻声的耳语惹得灵超鸡皮疙瘩从耳朵到脊椎。他把下半张脸从格子围巾中露了出来,突然转身,两人鼻尖碰鼻尖,但灵超立马就挪开了。

“你饿什么,你才不饿。听说你平常不是很牛吗,几乎粒米不进是不是?活该哼......”

莫名其妙的。

灵超本来应该自顾自走掉,可他又担心木子洋会不会给自己作妖,还是没走几步就又原路折回,拉着木子洋的手腕拖着他走了。

9.

家里门窗都没来及打开,被窝乱哄哄的,好在家里两室一厅,看不到卧室,所以整体并不是很乱。

灵超想都没想,脱了鞋就一股脑地倒在自己的床上。木子洋随意地看了几眼客厅,犹豫了一下,换上了灵超昨天晚上就给他准备好的拖鞋。

“我住哪里?”

“隔壁仓库......”

“早晨吃什么?”

“诶呀你随便,那有方便面,你自己煮吧!”

灵超没好气地在床上打了几个滚,让木子洋不要再来打扰他补觉,孩子气的举动越发明显。木子洋失笑,看了看表,才刚八点多。又推开所谓的那间“仓库”,只不过是堆的书多了一点,一切都亮洁如新,看得出来是最近才打扫过的。厨房灶台下面一排排整齐地摆放着各种牌子各种味道的泡面。木子洋又打开冰箱,空空的,一点绿色食品都没有,仅有的只是一盒鸡蛋和几根火腿,还有数不胜数的生巧。他摇了摇头,索性拔下了门上的钥匙,出去买点蔬菜水果。

不知道睡了多久,灵超被水沸腾的声音惊醒了,他潜意识还停留在自己生活的时候,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应该是木子洋在煮东西吧,顺势又闻到了不同于泡面调料包的美味香气。

厨房里木子洋靠在大理石台面上,手里翻阅着前天灵超放在这的申请书和批准书,时间是大前天,旁边还有他昨天看病回来的药片。刚看完最后一行时间,眼前出现一双白白瘦瘦的脚。木子洋皱眉,

“弟弟,不可以光脚。厨房瓷砖地,还开着窗户,快去穿鞋。”

“我好饿。”

灵超揉揉胃口,抬头看木子洋,像是撒娇一样,让木子洋很受用。

“睡了一天,不饿才怪。”

他嘁了一声,伸手就准备抢那包药和他手里的几张纸,木子洋向上一伸手,就变成了灵超遥不可及的高度。

“你给我!给我!喂你给我木子洋!”

灵超一只手扒着木子洋的肩膀,一只手向上抓空,木子洋平静地欣赏着灵超近在咫尺的脸。

“都告诉你了叫哥哥。既然你这么早就办完了手续,为什么还问我在哪呆着?口是心非的小家伙。”

灵超被问得哑口无言,就这么定格着自己,手也忘了放下来。火上的汤冒起了粘稠的泡,汤汁不受控似地向外沸出来,木子洋一把搂过灵超,然后收了火。

灵超感受着腰上五指带来的触感,隐隐作痛。

“你......你真把这里当自己家了是不是!”

木子洋被冷落了一天,这一天下来,已经对这不到一百平米的房子了如指掌。

“不可否认,我已经把你当作我的家人。”

10.

木子洋没说什么就直接把灵超抱来出去,让他穿上了鞋,乘着汤的盆和碗放在炉台上。灵超坐在他旁边的台子上甩着脚,看着他一脸有点傲娇的表情,像一只大猫一样,细长的眼镜注视着你,却有种强大的气场。

难以想象,木子洋明明这么好,他为什么会......灵超感觉自己的心就像是被什么东西轻轻敲击着,痛痒交织着。

木子洋正在洗手,就感觉灵超的手轻轻摸过自己的鼻梁,带着酒精的气息一点点靠近自己。一向强势的木子洋人生中第一次不知所措了。

“你本来可以像正常人一样生活,为什么要选择这样被备受折磨。你看看你的脸,还不让人碰,犟死你得了。”

灵超的声音有点委屈,捧着木子洋的脸还四处晃了几下,就像是自己经历了那番事一般,眉头紧锁着,给他擦着快愈合的伤疤。

木子洋毫不介意被触摸着,他抓住灵超的手,轻轻讲述着自己以前的遭遇。


January
09
2019
评论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