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班牛奶盒寒假续货中

 

【长得俊】相拥入怀

一直在打稿,相信我😁



今年冬天的大雨真是不常见,环岛的天气可总是很晴朗。

泥泞未干的黄泥小路上压出了几条深深的自行车轴印,清亮的车铃声从路面远处传开来。

林彦俊迎着早晨潮湿的风,压低了自己的帽檐。遮挡住路边彩菊朵上晶莹雨露折射出的光。

每天一早,林彦俊总要送报到他负责的地方。今天还差最后一家,尤长靖的家。他家在南边一点的鹅卵石小路上。林彦俊满心欢喜着,像是有磁石的吸引力牵引着他,向南边飞骑。

第一次见面,可是在两个月以前。大家都听说小岛上搬来了新的人家,每天都有人去拜访。

刚刚入冬。清早大家都还没有升起火,很少有人出门。林彦俊跨坐在自行车上,看着小院里忙碌的人儿,足有一刻钟。

当尤长靖把最后一盆小花放置在飘窗上,转过身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

棕栗色的卷发蓬松地被吹动着,薄薄的织线毛衣下露出一小截白白嫩嫩的小肚子。几束暖白色的阳光照在他的身上,在冬天,这感觉再舒服不过了。

林彦俊平时读书看报积累的华丽辞藻都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脑袋里只萌生出“好可爱”的标签,在他心里不停滚动着。林彦俊觉得自己心里痒痒的。

“诶?”

被发现了。

林彦俊不清楚现在的自己有多窘迫,立住了单车才反应过来,自己的最后一份报纸还没有送出去呢。

“抱歉,第一次过来送报就让你等了这么久。”

憋了半天,林彦俊实在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了。

只见眼前那人咯咯咯地笑了起来,白白的兔牙露了出来,满眼笑意。林彦俊觉得老天野!怎么会有人这么可爱?就连眼下的卧蚕似乎都已经能成为最好的修饰。甚至他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强劲而又急促,一下两下......

“没事啦~我平常都会赖床哒,不会起很早,时间刚刚好呐。”

他摆摆手,扒拉了一下头发。林彦俊眼神不自在地瞟着,似乎下一秒就能看见他背后耷拉着的毛茸茸的兔耳朵。

“我叫林彦俊,算是这里的半个邮差。”

林彦俊有点迫不及待地自报家门。

“为什么算半个啊?”

“老一辈的年龄都大了,现在的地下了雨又滑,我不放心,就算是义务劳动了吧。”

“你还真是孝顺呢,进步青年诶……”

尤长靖感叹了一下,林彦俊不自觉地嘴角上扬,露出两个好看的酒窝。

“我叫尤长靖啦。”

尤长靖笑得很甜,伸出手敲了一下家门口嵌在石砖里地名牌。

尤长靖家。

他感觉得到林彦俊紧紧跟随的目光,有点不知所措。

“尤长靖。”

林彦俊叫他。

尤长靖下意识抬头回答他,对上了他灼人的双眼,带着一丝笑意盈盈。

“以后请多多关照呢。”

“嗯......嗯。”

尤长靖侧过身托着脸颊,怎么这么烫啊……

“喂,报纸不要了?”

还没等林彦俊反应过来,尤长靖已经伸手抽回报纸。

淡淡的果香若即若离,林彦俊手背不经意碰到他的手指,两人之间形成一股电流。冬天的静电反应让两人间无形多了几份暧昧的尴尬境地,林彦俊绅士地收回手。

“抱歉。”

“什么啦……正常反应而已,不要再说抱歉啦。”

......

想到这,林彦俊总是忍俊不禁。

这让他更加期待着以后的每一次见面。

迫不及待地想见到他,想要看见他可爱的脸,想要拥抱着他,就像是拥抱整个宇宙......

“长靖!不要赖床啦!快起来!”

林彦俊敲着围墙上红色的铁门,昨晚刚刚冻上的冰柱掉落一地,砸到了门口的山茶花上。被尤长靖养得极为娇嫩的花瓣掉落一地。

“喂......别敲了好不好……”

听到尤长靖刚睡醒的软糯声音,林彦俊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没一会儿,尤长靖踩着他小鹿的绒拖鞋,身上只裹着一条毯子就出来了,头发还乱糟糟的,素面朝天。

“冻死啦冻死啦……”

尤长靖低着头走到林彦俊面前,还闭着眼睛。他们站得很近,头上立起来的呆毛蹭着林彦俊的下巴。

“小傻瓜,睁眼睛啦。”

尤长靖只是举起手,哼哼唧唧的,

“给我吧……”

“你要是再不睁眼,我就亲你了哦。”

“?!”

尤长靖猛地抬起头,两人撞到一起。他的脸红扑扑的,毯子掉到半截,露出来了小半个白嫩的肩膀。

“你说你为什么不装一个信箱呢?”

每次都打扰到他睡觉,林彦俊有点过意不去。一边给他重新裹上毯子,一边用口袋里暖和的手捂了捂他冻红的脸。

尤长靖的脸更红了,

“不......就是......没有装......”

没人知道尤长靖心底的小算盘。

林彦俊刮了一下他的鼻子,

“快回去吧,穿的这么少,以后穿多点再出来。”

“你......一会不是没有事了嘛……我请你吃早饭吧……”

尤长靖扭扭捏捏的,没等林彦俊回答,就转身回里屋取柴了。

“有了信箱,我是不是就很少能见到你了……”

他独自嘟囔着,留林彦俊一个人在门口。

“他请我到他家吃饭......”

林彦俊傻傻地重复着一样的话。冬天的风像是有魔力一般,把笑容牢牢地挂在脸上,眼神有点不知所措了。

“快进来啦!关严门吼!”

“哦哦来了!”

林彦俊挥挥手示意一下,关上了大门。

哼,也不知道是谁傻傻的。

热气扑来,林彦俊似乎理解了为什么尤长靖不愿意出来的原因了。

窗帘外是初生的朝阳,透过玻璃窗和松树叶,把光束打了进来,不偏不倚照到餐桌上的洋菊上。零零星星开了几盏暖黄色的小灯,火炉里的木柴滋滋燃烧。尤长靖面前的灶台上,传来了家的烟火气。

他不想出来了。

他陷进去了。

林彦俊就靠在炉台边,一撇头就看见小卷毛手里正收拾着,脸上拥有的红晕不知道是因为忙了太久,还是因为自己站在旁边,太有压力了。

“关严门了没有......哦烫!”

尤长靖还在担心大门有没有关紧,他可是个缺乏安全感的家伙。

似乎他太高估自己的能力了,热水的蒸气虚着他的手,脚下再一绊。

尤长靖下意识地扑腾了几下,试图抓着什么支持物。

林彦俊手急眼快,一把就捞起了眼前的人,另一只手紧紧地圈着他的腰往自己的怀里送。

水几乎没有洒。

两人都没有留恋回味这个怀抱。尤长靖过了一会儿才发觉自己的头还贴着林彦俊的胸口,轻轻地往后退了一小步。林彦俊也松开抓他手腕的手。

“走吧,去吃早点吧。”

林彦俊看着仅离自己有一步之遥的尤长靖,双手捧着水杯,小鹿般灵动的眼睛抬起来正看着他。

一个眼神,林彦俊心悸了好久。

“手......”

林彦俊失笑,自然地推他向外走,腰上的手就滑了下来。

其实一刻钟不到,简单的早餐已经出炉了。热腾腾的玉米浓汤和一些带着小麦香气的面包正摆在桌上,冒着白色的热气。

“过几天就是圣诞节了,你怎么过?”

林彦俊吃得很快,吃完就坐在桌前,看着尤长靖依旧慢条斯理地吃着。

尤长靖抬了抬下巴,看见屋角那堆零七八碎还混乱地缠在一起。他甚至有些担心在那一天自己是否能弄完。

“自己过喽,每年都一样。吼你不要看我吃了啦,人家小鸟胃好不好……”

林彦俊从若有所思的思绪里回神,噗哧一声,笑了出来。尤长靖涨红了脸,

“有什么好笑的,本来就是啦!”

尤长靖愤愤地咬了一口手里的面包。

“不过你呢?”

“我吗?”

林彦俊沉默了一会儿,

“我想向我喜欢的人表白哦。”

尤长靖看着林彦俊满是坚定和憧憬的目光,心里像是被捅了一把刀子一样,有说不出的痛。眼睛不由得黯淡了几分色彩,瞬间黯然失色。

“我为什么要伤心?这是多好,多幸福的一件事情啊,我应该祝福他才对。”

尤长靖嗓子里像是塞了一块棉花,一个音节也说不出口,只是自己在心里默默的想着。

“很好哦……那......祝你成功啊。”

他牵强地笑了一下,安安静静地收拾了所有的碗筷,向厨房渡去。

林彦俊一言不发地看这个布满乌云的背影,

“傻瓜……”

临近圣诞节的那一周,所有人都已经放假了,林彦俊也不例外。

这一周,没有人再来尤长靖家送过报纸。

尤长靖眼神变得散漫,手里漫无目的地绕着那些本来就缠在一起的电线,准备今天把装饰做完。

平安夜嘛,本来应该开开心心的。

窗外的斜阳准备西下了,留给天空一片橙红,地面之内可见的人家也都生起了那团聚的壁炉火。

尤长靖挪来短腿木椅踩在脚下,脖子上挂着几串小灯,踮起脚把它们依次挂在窗棂的铁钩上。然后就发现自己手心上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划了两道小口子,正在向外渗血,自己刚刚还浑然不知。

有点痛啊……

要是林彦俊在,一定不会让他受伤的......

尤长靖的心情这两天在低谷之中稳稳扎根。

能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一定很幸福吧。这一辈子,林彦俊都会比自己幸福得多吧。

好吧,这就足够了。

“圣诞是一个多么让人down的节日啊……”

尤长靖推开起雾了的玻璃窗,趴在窗台上,毫无神色地看着窗外,晚饭他更是没有心情准备了。

冬天的风吹进温暖的房间,强逼着自己冷静下来。屋子里冷冷清清的,有的也只有呼啸的寒风声。

月朗星稀,天已经拉黑了幕布。尤长靖依然趴在风口处,风打着他单薄的棉衣,不由得打了个冷颤。可他还是没有要关上的意思。

滚热的液体从干燥的皮肤划过,风干的泪痕紧紧绷着眼下的皮肉。他失望地闭着眼睛,丝毫没有要张开的意思。

甚至没有听到铁门被推开的声音。

林彦俊轻轻推开了大门。

没有锁门吗?林彦俊突然心里隐隐不安。

院子里依稀挂着几串彩灯,光从窗子里洒出。只能看见尤长靖单薄的一半背影趴在窗台,像是睡着了。

林彦俊回手推紧大门。

“尤长靖!尤长靖!”

林彦俊握了握尤长靖的手,指尖冰凉。浅眠的尤长靖被脸上传来的温热感惊醒,见到林彦俊满脸诧异,还把手放在自己的手和脸上。

“你......你怎么......”

尤长靖蹭得爬起,蹭了蹭脸上的残余,让林彦俊进了屋。

“你......”

尤长靖什么还没有说出口,满身寒气的林彦俊紧紧圈住了眼前的人。尤长靖有些心虚,但没有推开他。

“表白得怎么样……”

这句话异常吞吐,心怦怦跳,胸口都有写生疼。

“傻瓜。”

林彦俊对上了尤长靖的眼睛,深得像一汪清潭。尤长靖鼻子一酸,眼眶滚烫,从修长的睫毛上滴落两滴热泪掉在林彦俊手背。

“你觉得我怎么会舍得你。”

林彦俊大拇指轻轻擦过尤长靖柔软的脸颊。

“我要亲你了。”

他捧着尤长靖的脸蛋,脸慢慢下倾。尤长靖脑子现在一片空白,他想躲,但是后脑勺被紧扣,无法动弹。

一个纯情的吻,没有任何其他暗示,他们只想拥有对方,拥人入怀。

每天早晨醒来,最好的莫过于自己爱的人近在咫尺。

“圣诞快乐,我的小傻瓜。”

“你也是。”

尤长靖转了个身,两人环着彼此,继续相拥入眠。









这是我打过最长的一篇文了我的天

需要小心心!

November
16
2018
评论(4)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