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班牛奶盒寒假续货中

 

生存法则(6)

* 真的对不起我拖稿了……对不起

*勿上升,ooc





外边吵吵闹闹的,那几个人已经被压了过来。

“灵超!钥匙!”

韩沐伯死死盯着地上的小人儿,眼睛开始发红。
门外的喧闹声让他更加烦躁,灵超从那几个人身上扯下一串钥匙给他递了过去,又帮韩沐伯开了门解开了周锐脚上的铁铐。

脚上的嫩肉已经被磨得血肉模糊。

韩沐伯搂着周锐的脖子,现在他轻得已经不像话,抱起他对韩沐伯来说简直一如反掌。
他把这纤细的人放到了旁边干净的软垫上。

“木子洋,拜托你了。”
韩沐伯紧紧握住周锐的手,把头埋进膝盖。

这是他们第一次从韩沐伯口中听见“拜托”这两个字,也是他们第一次见韩沐伯这么脆弱的样子,握住的就好像是他的全世界。

作为木子洋的第一职业,他还是很游刃有余的。
回车取出随车携带的基本操作器械,又返回地下。

他戴上口罩,小弟配合他娴熟地给他带上了手套。
先给周锐打了一瓶葡萄糖。

剪开衬衫后,身上的伤口还是不禁让见多识广的木子洋皱了皱眉头。

这伤口也太多了。

先不说小伤,光是大口子,后背至少十好几处,还有旧伤深深的疤痕。
他看了都受不了,他终于知道为什么超儿出来的时候,这么心疼这么难受了。

更别说韩沐伯了。

加快救治的进度,打上麻药后,小手术很快就开始了。

缝合进行了好几个小时,结束时临近深夜。
围墙根部的曼陀罗都已经悄然开放,发出淡淡的香气。

周锐还是没有醒,韩沐伯坐在他旁边静静地守候着他。

第一次见着小白兔的时候,韩沐伯才19岁。再着黑市里早已干出自己的天地,连续几届成为领头。
而小兔子比现在更软糯糯。

当时的韩沐伯刚和手下们谈完周氏公司的合作项目,并得到了一致的赞同。

“他们公司权势算大,子公司也不少。扔在乌漆嘛黑的股市里应该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至少对咱们自己也算是有利的选择,是吧?老大。”

韩沐伯听着底下七嘴八舌的议论,没有说话。

至少不会亏本。

“而且啊……”

那人故意拖长了音,韩沐伯睁眼看向他们。
不过一看那贱嗖嗖的表情,就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说吧,又什么破事?”

“我家以前和他们家有一些交易往来,听说啊,他们家的小儿子长得可是那叫一个好看!眉清目秀的啊。年龄应该跟您差不了一两岁。”

他冲韩沐伯挑了挑眉。

“说不定您还可以跟他们联个姻啊什么的,是……”

“行了,闭嘴吧!”

韩沐伯听着他们的话,力不从心地揉了揉太阳穴。
但心里却早已经打气对周家小儿子的想法。

韩沐伯!你的想法很危险!

只见韩沐伯舔了舔干涩的嘴唇,
“五分钟,资料安排好。一会儿我亲自去拜访签字。”

“您去?”

“对,我去。”

最后那一抹略带占有性的浅笑出卖了他的心思。
手里把玩着一把古铜色的小刺刀,推开门走了出去。

尽管天气是他最不喜欢的艳阳高照,刺眼的阳光穿过脑袋顶上废弃的水管,直射到韩沐伯站的空地上。
可韩沐伯却心情十分反常。

他家小儿子?

有意思了……










两人的第一次相遇就要重演了!!!

激情打字20分钟,
有错字或者不通不要怪我,
dbq……

我拖稿了,我错了(><)

我保证我写完下一篇就立马发出来!

如果能给小心心和小蓝手就更好了嘿嘿(我超级不要脸的)







































August
12
2018
评论(3)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