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班牛奶盒寒假续货中

 

【毕侃】 琉璃缘(下)

古风ooc,大长甜文!
上篇点头像!

送镖人毕雯珺 × 托镖人李希侃

上篇有小可爱说喜欢!超开心❤️
谢谢各位的喜欢!




07.

“李希侃!”

李希侃闻声而出,手里急急忙忙的像是在藏在什么东西。
“何事啊老毕?啊!!”

毕雯珺骑马从马车前飞驰而过,一把从车中搂起李希侃,把他放到自己身前,手操控着缰绳,整个手臂都圈住他,动作也不过几秒,已经远远甩出去那些人好远。

李希侃愣是没缓过神。

毕雯珺看着自己怀里直立立的李希侃,觉得有些许好笑。

“怎么,吓傻了?”
“没……没有……老毕!袋子!袋子还在车上啊,我身上只有那几袋盘缠……”

李希侃有些欲哭无泪了,他精心准备的干粮啊!
不过还好,到了京城可以换些吃的了,还好钱带得足够。

“命重要物重要?”
“劫镖有什么好怕的,你最重要……还以为你会抛弃我,我都把盘缠系好了准备跑路……”
李希侃回身抱住正在架马的毕雯珺。

毕雯珺笑了,笑得露出了整齐的八颗牙齿。
家里出事后,他已经好久没有这么开心了吧。

“怎么会,想什么呢,你想啊,要是抛下你不就定是得早动手吗,不然后面你缠上我不就不好甩了吗?”
他摸摸李希侃绒绒的小耳朵,笑得更灿烂了。

“你胡说……我可有金……算了没事没事!”
李希侃摇了摇头,又用顶了顶他的肩膀。

“危险,别乱动啊,你看我兑现了诺言了啊,你还不抓紧感受一下。前面入了城,就没什么机会带你骑马了……”

毕雯珺紧了紧绳,偷偷更用力地圈住了李希侃,回头查看情况。
奇怪?
就这几个人劫镖?后面的人为什么不追回来?

08.

当日,初月照当空,夜已深了。

进了城门,随便找了一家驿站,两人就住宿下了。

“客官!打尖还是住店啊!”
还没迈进门槛,就店小二响亮的声音传来。

看毕雯珺劳累地揉了揉脑袋,李希侃从口袋里摸出来一大块白银。
“一间最好的,赶紧开好,顺便帮我们的马找个马棚,喂点粮草。”

小二的眼睛已经能和这闪闪发光的白银媲美了,他叫来了个伙计把马牵进了马草棚。
李希侃看着毕雯珺头疼的样子,又不禁催促,
“快点快点!”
“好嘞!您里边儿请啊!”
转身就上了拐角处的二楼包厢。

这是一间不小的房子。
竹木地板,红木床,门口摆着青玉瓷瓶,里面插着梅花和红缨枪。透白纱帘挂在窗木上,打开窗透过月光被风吹起,宛如薄雾飘渺。

“环境还不错吧两位,这是最好的的客房了!不敢说整个城内啊,这是在这方圆几十里,这间一定算得上是数一数二……”
“好了好了,”
李希侃扶着毕雯珺坐到了床上,冲他摆摆手。

“我们的马在哪里?”
“二位的马就在两位楼下,打开浮台门就能看到,很近的,也方便您监督。”
“好,辛苦了这么晚。”
李希侃摸出几块小碎银递了过去。
“诶诶哪有,不麻烦不麻烦,您有事叫小的我就行!”
说罢,便点头哈腰地顺手关门离去。

“老毕……只有一张床……”
“没事,老规矩,我守着你,不早了快睡吧。”
“不行!一人一半……”

09.

李希侃脸蛋微红,把毕雯珺安顿好,等他睡下,他静静地蹲在旁边看着熟睡的毕雯珺。

“你的心里有没有我呢……我不清楚,但是我想让你陪我一辈子……老毕。”

李希侃只有在毕雯珺听不见时才敢说这种话,他怕毕雯珺听了之后会生气,他怕之后会刻意疏远他,他怕……

唉……

他打开窗,看着清静的大街,谁又何曾想得到,每天清早起来,又是另一幅热闹景象。

李希侃轻轻把手伸进绸带,拿出了一个用红棕色麻绳编织了福结的一块琉璃金书铁券。

清亮的月光透过木窗穿透琉璃,自然形成的角度折射出柔和的金波,上好的琉璃经过炼造,呈现出柔美的流动感。

这本是皇叔父送他的生辰礼物,李希侃从小失去亲人,被迫自幼被送出了皇门,独自经历了种种事变,在这混沌的城中,只能自己去利避害。

这些事情没有人知道。

这不远万里托付官臣从藏地带回的绝美琉璃,便是赏他的重物,也花费不少,心思找了不少匠人打造的。
这成长的一路上,李希侃定吃了不少苦。千叮咛万嘱咐让他们找当地最好的镖门压回来,定不能出岔子,赏银自然也不会少。

这大档子差事自然就到了赫赫有名的毕家。

谁曾想,因为自己的一时调皮,却害了整个毕家,虽然他有给宫中寄去书信,告诉这件事的起因经过,但……

时隔半年,又见这块琉璃,他不知道日后该如何向他说起,该如何对待毕雯珺……

10.

翌日,卯时时分。

毕雯珺已从睡梦中醒来。
偏头就看见小狐狸的睡颜,近在咫尺,柔柔嫩嫩的,他甚是喜欢。
轻手轻脚下了床,推开了浮台的门。
一股清朗的风吹了进来。毕雯珺看着眼前热闹的街市,心里不禁有种安逸的舒适感,就像是家的感觉,一睁眼还能看到自己的小狐狸,不由得更是开心。

真好。

“怎么办啊老毕,我不能没有你,可是……”
李希侃嘴里嘟嘟囔囔的,在说梦话。

不能没有自己啊,可是什么?

毕雯珺挠挠头,矛盾地转身回到屋内,走到床边,轻轻推了推他。

“唔……老毕,什么时辰啊……哈欠……”
毕雯珺挑起一个宠宠的笑,轻轻在他耳边道
“卯时了,起来吧好不好。”

“不好不好……”
提了提被子,又翻了个身,蒙头大睡。
看着他幼稚的举动,真拿他没办法。

“我收拾一下剩下的行李,咱们一会儿就继续赶路了,快起哦听见没?”
毕雯珺把仅有的几件行囊背到了一起。

“咣当!”
一块透亮的长方形匾牌重重的砸到了地上。

“这是什么啊李希侃?”
毕雯珺捡起来,好重的一块,这一翻过面来,倒是没把他吓过气去。

透砖雕龙、碎银描边,还镶着几颗碧翠的金书铁券!!

“李希侃?你,到底是什么人?”

李希侃迷迷糊糊地从床上坐起来,揉了揉眼睛,看见毕雯珺手中正握着自己的那块琉璃。

11.

“对不起毕雯珺……我不是故意隐瞒,我没有想好以后改怎样面对你……”
李希侃缴着身前的衣带,说出了事情的真相,衣服上已印出了许多细细碎碎的褶皱。
他低着头,像是个委屈的孩童。

毕雯珺看着桌上的澄亮琉璃,无奈地叹了口气,对他怎么也狠不下心。
早该知道是这样……

他看起来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书生
但大袋的银两……
藏东西的小动作……
未追随的劫镖人……
再加上今天的金书铁券……

一切都很明了了。

李希侃轻轻试探着摇晃了一下毕雯珺的袖子,
“对不起,我不知道我的过错会给你们带来这么大影响。其实我这次一定坚持要你跟随我来到京城宫内,是因为我想让你知道,我让你的家人们已经过上了好日子,你一直阴沉的心可以放下了。我从小无依无靠在宫外,只要是对我好的,我都把他们当至亲看待,就像是你……”

毕雯珺大惊。

看着自己面前不敢与自己对视的李希侃,毕雯珺轻轻地揉了揉他的头顶,李希侃用可怜的眼神呆呆地盯着眼前的毕雯珺。
“好啦,不要自责了。”
“你不怪罪我吗雯珺……”
毕雯珺轻轻地勾起嘴角,

“两边都是我最爱的人,我无法取舍,而且他们年事已高,是你让他们过上了无忧的生活,此次我会告诉我的爹娘,今后的镖局就有我来管办,谢谢你让我说出了我一直想对他们说出的话……希侃……”

“我可以和你一起吗?现在我回去了,皇叔父肯定也不待见我,”李希侃撅撅嘴,
“而且……这样我也能和我最爱的人在一起了。你说岂不是美哉!”

12.

进了宫门,就见到了皇叔父。
“皇叔,许久未见,可还好?”
“拜见皇上。”
“希侃啊,许久未见了,就还是属你最淘气!这位是?”
“皇叔,”
李希侃拉住毕雯珺的手,弯起了嘴角。
“他是我的亲人呢。此次前来,就是想为他的血亲们讨一个好道,我已经为他们办置了新的住处,此次过失确实在我,但是让我也确实知道了,爱一个人的付出,谢谢您,我的皇叔。”
说着,毕恭毕敬地向龙椅前的皇叔叩谢一番。
皇上也很爽朗地笑了起来。
“既然你都安排好,我不再改变,寡人也明了你长大了,就随着你们的意思去吧!”

李希侃拉着毕雯珺的手就在皇上面前开心得又蹦又跳。
“希侃,不得无理。谢皇上。”
“就此告退,皇叔!”

李希侃带着毕雯珺和他的父母团了聚,毕雯珺终于见到了他甚是思念的亲人们,喜极而泣。

“希侃呢?”
毕母拉着毕父的手,
“是啊雯珺,希侃呢,我可喜欢这孩子了。”
“那是不是过几天我把他带过来和咱们一起住,你们得更开心不是。”

“雯珺……快来帮帮我……”
正在帮毕家搬家物的李希侃听见了对话,心头一甜,就使不上劲了,一下子就栽到了地上。

“笨死了,笨得可爱。”

热闹人市中,一行人驾着马车准备返程。

兜兜转转来一人世,千千万万都有你的回眸。
“新的生活就要开始了,你愿意来到我的世界吗?”
“义无反顾。”




哦可能比我想象的结局还要差一点……
总算是填完字!
不知道你们喜不喜欢🤔

请小心心投喂!
今天也是爱您的一天!

July
09
2018
评论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