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班牛奶盒寒假续货中

 

【毕侃】 琉璃缘(上)

古风ooc,大长甜文!

我这个人超级懒得码字,不想一发完,上次的一发死了好多脑细胞……这次分了上下两篇

送镖人毕雯珺  ×  托镖人李希侃
事情才没那么简单(划掉!)

流水账……勿上升
上一篇精灵文
《来自另一国度的守候》毕侃!
点头像就OK


01.

近日的雨总是拖拖拉拉,下个不停。

不过,这景象,坐在湖边屋檐下吹着小风,手里擦拭着得心应手的武器,没事再来一壶茶。
好生悠闲自在,都有些稍感不妥了……

毕雯珺靠坐在镖局后院的竹柱子上,一腿耷拉在湖面上,手边放着一壶清茶,自己的匕首,这几天已被磨得锃光瓦亮。

作为习武世家里的读书人,父母亲也自然是非常器重。
毕雯珺自幼便会吟诵四书五经,学堂里的师傅也时常以他为荣,说这可是学习的好苗子。家里人便把他送进京城去学书,可谓文武兼并。

转眼间就要去进京赶考,在内城中,名誉异常尖端的毕家镖局里,处处洋溢着热闹的情景。
毕雯珺揽过父母,和他们做最后的告别。

“一路上必定小心。”
“知道了,爹娘。此次押镖你们也要多加小心,毕竟为皇亲国戚托,虽然不知是什么,惹上麻烦,也对镖门不利。”
看着门口的物件,毕雯珺几次还是有些放心不下。

毕雯珺赶考前的那一只镖,也成了镖局的最后一支镖。

02.

刚赶考后急匆匆回局中的毕雯珺,看到的已经是大门四敞,四分五裂。
屋内已空无一人。
城口的告示头板上,都是关于毕家镖局的内情,他终于得知,自己的血亲在半路突然被截获,现如今已经被关进了阴冷潮湿的地牢。
所有跟着随同前往压镖的伙计遇到这种兵荒马乱,全都鸟散鱼溃,无半点气概可言。

这一转眼间,半年以去。

毕雯珺想为家人洗去蒙冤,可这次的密获,外人一点过多的线索都不知道,在深山竹林,根本没有亲眼目睹的人。
天天为查线索,毕雯珺跑得不可开交,但未疲过。
真是时光如飞,这一天天里,只有就一座空楼和毕雯珺做着伴,可到最后,每天都只是毫无头绪的坐在湖面上,看着对面远无尽头的竹林。

近日的阴雨连绵,让他心中又不禁添了一层烦躁,有时候迫不得已还会迁怒别人。这样自己很是恼火,所以到后来独来独往,一直阴脸,也很少再说话。

这也让毕雯珺承受了不少舆论,再加上现在这么一冷脸,每次说的话多多少少都一样,毕雯珺也知道,这件神秘面纱背后的事情,一定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简单。

“唉,你瞧。这不就是毕家镖局的那个长子吗?父母入狱,自己在这无所事事,每天不接镖。正在城中的信誉啊一下下了很多啊。”
“一个人也不容易的,别在背后谈论人家,走吧……”

这种话不知道听过多少次,却只能在心里默默的承受。

03.

“此处可有人在?我要托镖!”
一个男孩的声音传到了正在后院闭目的毕雯珺耳朵中,声音清朗高昂,仿佛这潮闷雨天的一阵爽朗清风。

“抱歉,再不接了。”
一提起关于镖的事情,毕雯珺满脑子无一不是自家血亲的身影,愈想愈烦躁,说话声音也随之变得低沉。
男孩看门没关,就顺着声音找来。跨过几个门槛,找到了毕雯珺。

男孩看起来不过舞象之年,于自己相仿。长得却好生可爱,虽然梳着束发,但仍挡不住稚嫩的气息,朝着毕雯珺傻笑的时候,眼睛眯成了一条线一样,还捎露出一对小牙,像极了一只可爱的小狐狸。

“为何?”
为何?毕雯珺也想知道为何会这样。

“这几天我们镖门的事闹得这么沸沸扬扬,你一点都不担心?”
毕雯珺好意嘱咐道。
“有什么可担心的,不就是丢了一只镖?”
“说的倒轻巧,那只镖关系到我整个家门!现在因为那只镖,镖门的生意维持不下去了,伙计也都走了,只剩一个我,能干什么?我现在还没有办法去解救他们……”
声音越来越大,吓得眼前的男孩不禁向后倒退了两步,毕雯珺稍有些懊恼地拍了拍脑袋。

吓到小狐狸了。

“既然这么重要,为什么你没有保护好。”
没有责问的语气,是个陈述句。

毕雯珺一时语塞。

“我只需你护送我进皇上的宫内,一切都不需你准备。答应我的镖,说不定我些许可帮到你和你的家亲。”

李希侃两手撑住膝盖笑着,如湖波一样清亮的眼睛盯着毕雯珺,仿若能看到他身后快活摇曳的毛茸茸大尾巴。

04.

毕雯珺最终答应了他的要求。 李希侃兴奋地从腰间掏出早已准备好的契,与他签字画押。

“卖身契?”
毕雯珺边说着,便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嗯……毕雯珺,我是小狐狸李希侃。”
“小狐狸?还是李希侃?”毕雯珺逗逗他,觉得他越看越甚是可爱。
“随意……”

次日,天空依旧阴沉沉,小雨淅淅沥沥。

“瞧!”
李希侃带着几小袋盘缠和一个不知道有什么的小袋子走到毕雯珺的马车前。
毕雯珺接过一小袋盘缠,还挺沉。
“这几个月,足够吗?”
“放心啦大哥……”

毕雯珺跨上马, “上去吧!”毕雯珺指了指后面的木车。
李希侃嘟了嘟嘴,“唔……老毕,我也想骑。”
李希侃张开双手,抬头看着毕雯珺,仿佛想让他抱自己上去。

马背上,毕雯珺擦着一直往自己脖颈儿中涌的雨水,小狐狸脸上溅上了几滴。
毕雯珺用手掐了掐李希侃白嫩的脸蛋儿,软得让人爱不释手。
“你干嘛。”
“有雨水,你感觉不到吗小傻子。今天雨看这样子,定是越下越大,下次,我答应你。”

05.

“老毕,你说,丢的那个镖已经对你们来说很重要吧。”
“老毕老毕,咱们今天在哪里歇脚啊?都快晚上了。”
“老毕!你看!竹笋,今天我可以给你烤竹笋吃啊!”
“老毕……”

一路上,李希侃话就没停过。

“希侃……你可真的是对得起你爹娘给你起的那个名字……歇歇吧。”
听闻,李希侃哼哼两声,闷闷的便没有了声。

酉时已到,毕雯珺把马拴在树边。
李希侃拿出来几根没有被雨淋过的干柴,在地上生起了火。

李希侃卷起了衣摆,不知何时从树林下的小沟沟里抓出来了两条手掌大的鱼,他甩了甩手,向老毕炫耀一番。
“老毕!刀借我一用,我要刨开鱼肚。”

两条都弄好了,李希侃拿起树枝穿了起来。

“诶呦!” 李希侃不小心扎到了自己的手指。
“笨死了。”毕雯珺略有嫌弃的撇了撇眼,
笨得可爱。

“今天就在此地歇下吧,明天再继续赶路。”
“好,我听你的,老毕。”
李希侃拿着烤鱼,给了毕雯珺一只,又向他身边蹭了蹭,像是撒娇。

毕雯珺在身旁的那一觉,李希侃睡得异常安稳。

06.

这日子就像风吹过蒲公英,稍不留意,转眼消逝。

出镖的日子越来越长,在他们预想的时间中,已过去一半。进宫的日子已经指日可待。

两人关系可谓是一天比一天亲密,李希侃发现啊,自己好像已经离不开他了,这种感觉好是奇怪,途中老毕不在时,心里也总感觉痒痒的,看见老毕在自己身旁,就会很安心,两人不经意的接触,都会让李希侃心脏会跳得好快。
他又不敢和老毕说,不知道老毕是怎么想。

李希侃扒着头向窗外看去,外面的风景向后溜走,他的眼里只留了一个正独自骑马的毕雯珺。

“啼嗒啼嗒……”
车后方传来快马加鞭的蹄声。

“老毕!”
“别慌,是劫镖,目测五人左右五匹马,我应付得来。”
“劫镖?”
李希侃疑惑。

只见毕雯珺紧拉缰绳,转身一脚蹬住马车的框架,跳了起来,拔起腰间的短刀和匕首就像对方两匹马纷纷刺去。

果不其然,精瘦的壮马瞬间跌倒在地,马背上两人也顺势滚下。借助这个力,毕雯珺又是一个飞身,在空中一个大旋转,用匕首架住一人的脖子,血筋向外崩开。

又解决掉一个。

显然,这个停车让后面的人群措不及防。
另两人一对眼神,避开毕雯珺,架马从两边飞驰。

他们好像不是奔着自己?
是……

坏了!
是小狐狸!

下篇正在码字
不知道这篇好不好吃……
灵感可能来源于犀利仁师路云霏?(灵光乍现)

欢迎小心心投喂!
爱您!

July
08
2018
评论(5)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