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班牛奶盒寒假续货中

 

【洋灵】拨茧化蝶(下)

弟弟生贺❤️

ooc,勿上升

上篇点头像

看我前面写的你们也知道我越写越偏🙂

烂尾烂尾了(再见







11.

心结打开了,两人关系发展的飞快,木子洋也是很配合灵超治疗。几个月后朱星杰带着王琳凯来看木子洋,已经完全看不出木子洋原来是个那个样子的人。用王琳凯的话毫不夸张地说,现在这更像是小夫妻的甜蜜生活。

接令去给两人做饭的木子洋莞尔,显然这句话让他很受用,心里美滋滋的,当着灵超不敢笑出声来,他知道要是这样灵超就会顶着红苹果似的脸蛋往他被窝里扔螃蟹。这是相处几个月以来灵超抓到的他的软肋,百试不厌。

不过灵超虽然红着脸,但是不得不承认,生活不能自理的灵超好像已经离不开木子洋了。每次木子洋生病卧床,灵超也跟着不是滋味,就好像双胞胎的感应一样。每次木子洋总是一个劲搂着灵超想让他和自己一起去买东西,灵超觉得外面太冷,凭自己小巧的骨架钻了出去,木子洋出去后自己待在家里却总是觉得心里空空荡荡。灵超骗木子洋,拿到的药片只是医生让吃的维生素,可木子洋依旧把这句话放在心上,每天早晚就督促他喝药,按点让他睡觉,特别准时。

“对了超儿,”

趁着木子洋不在,朱星杰翻出一张鹅黄色的请柬给灵超。

“这是这次的庆功会,主办方是卜凡,受局长委托,咱们都是老相识,给个面子去一下吧。”

灵超面露为难之色,一是这时间又是他复查的日子,二吧……这卜凡每次见到灵超,都恨不得抱着他不放,直逼两米的大高个,灵超就像只小鸡一样任他摆布了。

“我......再看吧。”

“那你可想着点啊,没几天了。”

灵超做样子似的点点头,找到了成功能岔开的话题,

“哦对了,我打算明天带木子洋从新办一些他的手续,然后顺便把身份证啊,手机啊一起办了。”

“挺好的。”

王琳凯看灵超讲得眉飞色舞,捅了捅朱星杰,朱星杰示意收到,

“你怎么这么在乎他?我以前从来没有见你这个小兔崽子对谁这么上心过。”

灵超呆住了,他更不知道与此同时木子洋在厨房门后也屏气凝神。

“这就是关心吧?我不喜欢他,他是我的病人……”

慌张的样子在朱星杰和王琳凯眼中已经照得跟明镜一样了,

“谁问你喜不喜欢他了。我觉得这又是一个在心理方面后值得你深思的问题。这可不能感情用事,你一定得理性思考一下。”

没等灵超再做回答,木子洋已经从门后出来了。端着热腾腾的饭菜,像是什么也没听到过一样。

12.

“我记得你以前挺喜欢海鲜啊,怎么最近餐桌上都没了?这个季节再不吃螃蟹可就收尾了。”

“因为木子洋不喜欢,索性不买。”

两人临走前还不忘给灵超看看天气预报,因为他们知道灵超怕什么,就一再嘱咐他。

“今天夜间12点一直到早晨都是雷阵雨,你一个人怎么办啊......”

王琳凯翻了个白眼给朱星杰,

“你怕什么啊真是,木子洋在这呢。”

炮仗精一句话点醒朱星杰,现在的木子洋已经不同于从前了,灵超在他身边,就放心多了。

灵超偷偷地瞥了一眼木子洋,他站在自己旁边,脸上有着好看的笑容。但他好像并不在意刚刚他们说的话题,灵超心里不知怎么酸酸的,竟然还有点难受。

这算喜欢吗?

灵超不知道。

13.

就在前一秒灵超还暗自庆幸今天晚上可以睡个安稳觉的时候,噩梦就如约而至了。冷风从门窗的缝隙里嗖过,发出呜呜的声音,没一会外面惊现一道白光,透过窗帘,把屋里照得透亮。灵超把头窝在被子里,暗暗地数着秒数,到了第七秒,震耳的雷声让灵超紧紧抱住了自己。

现在脑子全都是木子洋,要不要去找他呢?正沉思着,突如其来的敲门声着实吓了灵超一跳,轻轻的敲门声带着点节奏,

“弟弟,你还好吗?”

是木子洋啊。灵超的心突然像吃了定心丸一样,他裹着拖地的大棉被开了门。刚才自己还憋得眼眶通红,要去找他,可现在他来了,灵超却有点不知所措了。

“要不要我陪你啊?刚刚你送他们的时候我听到了一两句,今天晚上我要陪着你。”

说着,窗外又雷声阵阵,惹得灵超又是一缩,不由自主地往木子洋怀里钻去。

“快上去吧弟弟,别着凉了。诶对了,今天晚上有没有吃药?”

“吃过了。”

“那就好,一定要每天按时吃。我借你的枕头用一晚上。”

木子洋把枕头从床上放到地下,又抱来自己的被。

“你要睡地下吗?”

木子洋撩了撩刚洗过的头发,

“我要睡你床上,可保不准不对你做点什么,你知道的。再说了,你也肯定不会让我得逞的。不早了,快睡吧。”

听完这段话,灵超竟有那么一丝心痒,甚至一点不舍,他确实觉得木子洋会这么做,但是始终没有想好该怎样做。这倒好,木子洋主动解决了,灵超倒是不甘心了。

“我不让你上来你就不上来啊,木子洋你是不是傻啊!这冬天这么冷,怎么可以睡地上呢?”

灵超说着,就把地上的被褥往自己床上扔,孩子似地画了一条“三八线”,然后背对着木子洋,自顾自地钻进了被窝。木子洋苦笑不得,这倒底是法医专家,还是个四六不懂的小孩啊。

一夜没有消停的天,一直闪现雷光,轰隆作响,灵超闭着眼,感受到木子洋在自己背后守着他,安心极了,很快就又有了睡意。隐约记得木子洋沉在他耳边,说过什么话,记不清了。

“......谢谢你,带我逃出梦魇。现在,我想要守护你……”

14.

自从修了假之后,灵超哪天都没有事,在家一呆就开始整理他那些书和资料,都堆成小山一样。偶尔陪着木子洋逛逛超市和商场。岳妈给开的药足够,都很少再背着木子洋偷偷去医院了。

就已经这么闲了,事情还堆在一天来。两周前刚和岳岳那边定好了今天全面复查,一去就是一天,晚上还要参加什么破宴会,他总不能穿着正装西服去医院吧。

灵超扶额,他已经为这件事愁了一个礼拜了,很长时间思绪都没有这么紧绷了。都不知道怎么和木子洋说,这一说吧,木子洋肯定不让灵超一个人出去,不说吧,灵超心里还挺过意不去的......干脆复查就再定时间,就这么决定了。

磨叽了半天的灵超到下午才取消了复查,然后去衣柜里挑起了衣服。

“你今天不是要出去吗弟弟?”

木子洋端着还弥漫白烟的清粥靠在门框上,淡淡的香味飘到灵超的鼻腔,挑逗着饥肠辘辘的灵超。灵超把自己关屋里一天,就想了那两件没有用的破事,一天都快过去了。

“啊是啊......我一会走。怎么,急着轰我走啊?还是准备干坏事?”

木子洋眯起眼睛,一点点逼近灵超。

“你觉得可能吗?”

灵超也觉得不可能。

“你一天没吃东西还要去应酬,你知不知道自己是病人?给你熬了粥一会要喝。不对,你得吃了药再走听见了吗?”

灵超表面听话地点点头,心里却苦涩得不成样子,就像是有人硬生生把他的心拧成麻花一样。木子洋才不知道,灵超觉得自己的病就算坚持了也不一定这么容易治好。

15.

卜家的顶层露台,觥筹交错,灯火辉煌。灵超还画了淡妆,尽力抹去脸上的疲倦。他把西服外套挂在肩上,双手抱胸,还是有些微凉。

“早知道就听木子洋的了,还不如多穿点出来,嘶有点冷啊……”

灵超嘟囔着,一个人靠在软皮沙发上,静静观赏着寥寥夜景,牢记了木子洋的话没有喝酒,手里是草莓汁。

“哟弟弟!真是好久没有见你了!来来来让哥哥抱一个!”

卜凡裹着人造革的大皮袄,举着红酒就过来了。在卜凡眼里,灵超永远是他最好的弟弟,永远就长不大的那种,现在穿着西服,有种装成熟的感觉。

“啊哈哈,是啊挺久的了吧……”

“你怎么回事你这个小老弟,怎么都不跟你老哥哥亲了。”

卜凡那张土匪脸上皱着眉,说的话还是一股海牡蛎味儿,倾诉着他的不满。他叫来服务员递给灵超小半杯几乎没有什么度数的金色气泡酒,灵超犹豫了,可看着卜凡那张装可怜的脸,于心不忍还是喝了下去。

卜凡立刻眉开眼笑了,嘿嘿憨笑了两声,一把把灵超搂在怀里,

“来吧弟弟去里面吃点东西,今天准备的可都是干货。”

灵超来到露台就没有出去,还真没看见里面的餐台。主要是珍贵的海产品为主,那一排清一色的雪花蟹肉瞬间掠夺了灵超的心。

他知道木子洋讨厌螃蟹之后就没有再买过螃蟹,就连海鲜市场都没有踏进去一次,现在何尝不是个补回来的好机会?他大快朵颐起来,病不病的早抛在脑后。但是很奇怪,过程中灵超滴酒未沾,到回家时却有点晕晕乎乎的。

16.

卜凡让司机开车把灵超送到了他家门口,他有点醉了,就没有自己开车。头晕的灵超扶着晃晃悠悠的卜凡,也不知道是谁送谁。

“弟......弟弟!以后常联系你哥哥啊!”

说着他抱住了灵超,灵超的脸埋没在卜凡大毛毛的外套里,这样静静地呆了几秒钟。

木子洋站在楼洞里,看着灵超回手拍拍大个子的后背,说了几句话,两人就分开了。

“凡子快回去吧,我也先回去了,今天不太好受,改天咱们再聚啊……”

“弟弟你这个,你得记得联系我知道嘛。”

灵超看着一米九几的大高个傻傻地钻进车里抽他挥手,灵超虽然头晕疲倦,但还是“噗嗤”笑了。

目送车走准备转身回家,就看见一个熟悉的轮廓靠在大理石围墙上,光从他背后打来,看不清表情。灵超浑然不知木子洋这个不知起因经过的家伙正吃着醋呢,就准备像往常一样张开双臂窝在他羽绒服里面取一下暖。没有几米的距离,突然灵超感觉脚步异常沉重,

“木子洋!我......我回来了……”

清脆的声音变得越来越无力。“咣当”一声,灵超脑子一片空白,眼前突然一黑,脚下像是踩了棉花套子一样变软了,一头砸到了砖地上,便没了知觉。

17.

正吃宵夜的岳岳听到急救室呼着灵超的名字,一口气提到嗓子眼,打着嗝进了ICU。作为灵超的主治大夫,岳岳再了解灵超的病情不过了。可这次似乎不太一样,胃部癌细胞非但没扩散,似乎在渐渐消失,心电图和血压都出来了,没有明显的创伤性变化,白细胞很高,最近应该是感冒了,身体有了炎症。

木子洋不知道主治医生的事,被岳岳拦在门口。透过玻璃窗看见岳医生在那里看起来就要笑出了声,恨不得一巴掌给他,都什么时候了,他居然举着病历在那里笑!

打上了点滴又注射了几支消炎症的针,灵超就被推了出来。木子洋甩了甩还在淌汗的头发,立马贴了过去。岳岳摘了口罩,满心欢喜,让旁边的小护士把灵超推到了普通病房,上下打量了木子洋一番,想起来这就是刚刚送灵超来的那个人,

“他应该过了今晚就能醒了,一会我半夜有巡房,一会我去再看一眼他,没事别担心啊兄弟。”

木子洋可算是顺利地呼出一口气,这几个小时把木子洋担心得连气都喘不匀了。平时见到的灵超就裹着单薄的素色睡衣,长长的刘海与他的睫毛纠缠着,就已经显得格外柔弱,现在更是生怕灵超出了什么问题。

“不过还好,我超没事。”

病床前,昏暗的小夜灯开着,塑料台桌上作着开水。没有事比什么都好,可木子洋却从心里生出一丝不快。凭什么那个傻大个和灵超有说有笑的,居然还抱他!毕竟自己都没有抱过灵超呢还,凭什么让他先抱了!

“明天再跟你好好说道说道。”

木子洋生着闷气,小心翼翼地住灵超的手,一夜未松。

18.

“喂喂,木子洋!”

转眼间太阳高高挂起,安稳睡了一夜的灵超一睁眼看到的是医院头顶上那层厚厚的灰。木子洋趴在自己身边,好久都不见他这样疲倦了。灵超挪了挪手,很艰难地把手抽了出来,木子洋劲还不小。

“你醒了?”

岳岳进来查房,好久没有见灵超这小家伙这么精神了。他虽然穿着单薄的病号服,眼里却是与原来截然不同的神采。

“送你过来的人是谁啊?对你这么无微不至的,昨儿凌晨还没睡呢,一直叫我来看你有嘛事。”

那一口好听的京腔逼问着灵超,灵超只感觉脸上不由得形成一股暖流。

“出去说出去说.....”

门外。

“我还没有问你怎么回事呢岳妈,我怎么到急诊这边来了,啊!你不会......你不会把我的事都告诉木子洋了吧!我瞒了他好久就是不想让他知道,前功尽弃了……”

哪有病了还不告诉自己爱人的?岳岳看见灵超抱头蹲在地上就恨不得把他放窗口那清醒一下。

“你最近都有在坚持吃药啊,恢复得不错,癌细胞并没有你当时想象得那么严重了,一直在减少啊。进一步还是要化验才能确诊。还有啊,以后尽量不要沾酒精......”

“恢复......吗?”

灵超五味交杂,说不上来是什么滋味。担心,害怕,惊喜,高兴......他清楚,一切几乎都要归功于木子洋。他把灵超所有垃圾食品都扔了,每次都亲自给灵超换着花样做各种好吃的,就为了不让他挑食。饭后的药更是必不可少的,一定要抵到眼前木子洋才放心。每天晚上一到点,就赶着灵超上床睡觉,不让他生活有一点不规律......

病房的门被打开了,木子洋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他与岳岳打了个招呼,岳岳识相地走开了,灵超蹲在地上,抬头就看见木子洋冷漠地看着自己,不对,更像是生气。

“还知道自己是病人吗,站外面外套都不穿一件。早点吃什么,我去买,你现在给我乖乖上床盖上被子。”

灵超委屈,他跪在床上,努力地哄着木子洋不管因为什么,先哄着吧。木子洋生气太可怕了,这是木子洋第一次对他这样。

“你为什么生气啊?我做错什么了?你告诉我,我改好不好?”

灵超轻轻试探问着木子洋,木子洋只是盯着窗外,

“是不是因为我生病没有告诉你?我只是害怕。”

灵超的心情突然低落了下来,

“我曾经想过,我有能力治好你,我信心满满地才把你带回了我家,计划好了你一恢复,我就放手,之后也不会在有交集。可谁能想到,是你改变了我,曾经也硬生生地把我从死亡边缘救回来过,我每一次我想让你走,却总是一而再再而三地拖延下去,心里想着,下一次一定会了,下一次一定会让你走的。这几个月关于你的一点一滴都让我感到恐惧,我不敢面对明天的自己,不知道如果明天没有了你......唔......”

木子洋把食指放在灵超嘴上,

“不,如果不是你,我可能这辈子又是不一样的生活,不一样的命运……一辈子也就在那个笼子里。你对我至关重要,所以,我会粘着你一辈子的,不要妄想甩掉我。”

灵超轻轻爬上木子洋的嘴,主动亲上薄唇。木子洋扣住那梦寐以求的体温,这辈子也不打算放开。

19.

“我不会让任何人再抢走你。”

“哪有?没有啊。”

“不要让那个大个再抱你,我还没有抱够。”

“你抱够了就不要我了是不是。”

“你觉得可能吗?”

灵超觉得不可能。



January
12
2019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