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班牛奶盒寒假续货中

 

【沐已成周】生存法则(9)

久等了
来补充以前的糖分吧
完结预警






周锐可好好地睡了一觉,在柔软的大床上再次朦胧醒来时,楼下传来玻璃碎裂的声音。

他偏头看着暖光下的时钟,时针颤颤微微地向上爬着指向了九。

天又黑下来了。

准备下楼,地上却没有他的拖鞋,周锐坐在床上愣了好一会儿,睡眼惺忪着。

他许久没有接触过阳光了,光着脚踩在棕褐色的木地板上,整个人显得病态白。

他真想……晒晒太阳。

踩着轻巧的步伐转下楼,衬衣的下摆刚好掠过大腿,站在风口中,凉意顺过全身。周锐不禁打了个哆嗦。

他从楼上看到一地的玻璃碎片,在冷白色的吊灯下泛着光亮。底下还沾着棕红色的液体,酒精的气味在房间里挥发着。

韩沐伯桌上的酒瓶空落落的,想必是酒杯被打翻了。

捕捉到细微声线的韩沐伯抬起头。

“锐锐?你怎么下来了?”

韩沐伯见周锐站在楼梯转角处,两步并一步的跑上楼。

“怎么还不穿鞋?嗯?”

地上多凉啊,他会心疼。他已经亏欠了太多了。

“可是……没有啊。”

韩沐伯一把把周锐从地上捞起来,清冽的酒味染上了周锐的衣裳,让他也有些微醺。

“好啦是我的问题,刚刚抱你回去的时候想得还是不妥,”

一边说着一边往下走,绕过玻璃渣,自己坐在沙发上,周锐被他放在大腿上,高出韩沐伯半头。

昏沉的头贴在周锐温热的胸膛,双臂紧紧捆住周锐的蚂蚁腰。他实在是太瘦了,背后的脊骨明显的突出来,硌着韩沐伯的手臂。

“我真的好害怕失去你……”

冷不丁的一句,却让周锐润湿了眼眶。

当时那多少冰冷的日子,似乎就像血液的流淌是自己在冬日唯一取暖的方法。

心脏骤停,血液不再回流,身体变得冰冷,人生也不再继续。

不止一次周锐有轻生的想法,多少次熬不过去的时候,韩沐伯是他唯一的信念了,他相信韩沐伯,一定会来。

韩沐伯轻瞌着眼伏在周锐的胸前,淡淡的黑眼圈牢牢地挂在下眼睑。

“我也是……”

这句话说的很小声,以至于都能清楚地听到自己并不强劲的心跳。

韩沐伯抬眼,抽出一只手,微弱的颤抖着,轻轻地抚摸过周锐消瘦的脸颊,覆上他微凉的嘴唇时,他觉得身下的人显得那么的脆弱,甚至是不堪一击。

韩沐伯简直不敢想象,这几年来他是如何生存。

他多想把两人融合在一起,永远不分离。

双舌交缠的水声在两人耳边回响着,在诺大的房间中,周锐双手勾住韩沐伯的脖子,两人都已经忘情。

略显燥热的呼吸声愈来愈浓,韩沐伯站起来把周锐再次横抱起,大步走进卧室。









在写🚗的边缘欲写又止🌚
十月见





















September
29
2018
评论(3)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