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班牛奶盒寒假续货中

 

对我而言,可爱的他(上)

生日贺文!

小柚生日快乐❤️

我们超爱你😘

校园记事小甜饼

流水账

勿上升





01.

年级的成绩排名第一名,永远被一个叫尤长靖的人占着。自己总是有几分的差距,两人却一直并列前一二名,就像是刻意安排好了一样。


尤长靖?

名字倒是挺有长进。


“这尤长靖什么来头啊?每次都 被他抢了第一,靠!”


林彦俊一拳打在书桌上,险些震得那些书籍散落,搞得董又霖根本没有办法学习。


“你不认识他吗?”


董又霖放下手中的书,不耐烦地透过本班的玻璃窗指着隔壁班的人,他伸出一根手指来回晃了晃,似乎在找着谁。


“嗯……喏。”


顺着董又霖的手指看去,透过两层玻璃和一条走廊,隐隐约约地看到了一个人影,小小的一只,露着两颗可爱的门牙,不知道在和旁边的人说些什么。


林彦俊脑子中像是突然炸裂了烟花,明明刚才还抱怨着是谁抢了他的第一名。


“原来,他就是尤长靖。”


董又霖转回了头继续看着书。似乎没有人注意到,林彦俊的脸上已经被打开了酒窝开关,冲着走廊外痴痴地笑着。


02.

“尤长靖,老师叫你去抱玻璃器材,赶紧去啊。”

“尤长靖,赶紧去打壶热水。”


尤长靖从冬日温暖的宿舍中,慢慢提着几乎还有一满壶水的暖瓶,渡出房门。


他整个人小小一只,手也小小的,皮肤奶白,顶着一头小卷毛,黑棕色的大眼睛亮亮的,显得更是无助,很令人怜惜。

以至于每天都要承受有一些所谓“善良”的人的委屈。


逆来顺受。


这种蹩脚的恶作剧每天都会准时发生在,尤长靖身上就好像一个丢也丢不掉的闹钟,随时准备在寂静时鸣响。


最近就连陆定昊都要找他跑腿,去外班帮他送一个彩色的信封给一个年长一点,温文尔雅的学长。陆定昊似乎把自己恋爱精神都寄托在这封信上,一直托着让尤长靖一定要交给他。


“长靖,你说他怎么还是不回复我……”

陆定昊趴在桌边,吊着嗓子怪里怪气的问道。


“我……我不知道。”


尤长靖的声音一直都很小,很少去提问,也很少去发话。他觉得,或许他没有这个资格。


他整理着老师要用的教具,盯着飞驰而过的秒针,眼看还有一分钟就要上课了,着急忙慌地就往楼上跑。


03.

稀碎一地的玻璃器皿和消失在走廊尽头的人影,在时长两分钟的铃声中显得异常的凄凉。似乎已经有人写好了这个剧情很久很久。


他不知道怎么去跟老师说。


憋了许久的委屈化作温热的眼泪,在被风吹的生冷的眼眶中打着转,又疼,又痒。


“你还好吗?”


要是说独角兽是守护纯白梦境的使者,那林彦俊就是守护卷毛小天使的忠心王子。独角兽就是它的化身,默默地守护者这个来自冰冷世界的天使。


如此温柔,又如此令人着迷。


清晨薄暮,几缕朝阳透过窗外的树叶空隙,直射进棕黄色的木地板上,笼罩着他的身子。光从背后照进来,影子打在尤长靖的身上。


尤长靖抬头揉揉湿润的眼睛,呼之欲出的眼泪啪嗒掉在手上。有谁会在现在问别人好不好啊?当然不好了。


林彦俊还没有来及寒暄,在自己身前低头思过的那小天使已经随着抽泣声越跑越远。


“或许,你需要我。”


想起那白白嫩嫩的脸蛋儿,一头软软的棕色卷毛,亮亮的鹿眼,明明就是活脱脱的天使啊。

他怎么这么可爱?


林彦俊低头一笑,露出两个知之甚少的酒窝,拾起碎了一地的晶体,脑子里幻想着以后该怎么样与他更好的“不期而遇”。


04.

“你怎么什么都做不好啊?到时候老师怪罪下来,你可自己背着。也不知道为什么连这些这么小的一件事都做不好,真是窝囊。”


几个爱挑事的男生围成半个圈,俯视着尤长靖。看他样子好欺负,之后只要找到一件鸡毛小事,就对他嗤之以鼻。


“长靖可是公认的尖子生,哪像你们一样,整天无所事事,抢了你们的奖金很不爽吧?有本事自己用成绩夺回来啊,明明自己才是窝囊废,别理他们长靖。”


陆定昊护过尤长靖。也不明白是谁给他撑的腰,可能是因为前面有老师在,但是陆定昊的手还是在打着颤。


“老子才不怕他们!”


那些人瞪的陆定昊一眼,陆定昊挡在尤长靖的身后返回了座位。


“长靖,你不可以这么善良啊。揍他丫的!”


陆定昊的声音依旧很虚,他却还是在逞强。看着陆定昊这副样子,尤长靖不由得轻笑一声,脸上还挂着短短一道泪痕。


“没事啦……”


“什么就没事儿……”


陆定昊抬起头,似乎瞄到门窗后的林彦俊,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我好像看见了……林彦俊?可是又没有啊,奇怪。”陆定昊又摇摇头,定睛一看,但却又空无一人。


05.

门外的林彦俊半蹲着,猫着腰回想着刚刚被欺负,却一言不发的尤长靖,气不打一出来。


要不是他前面那个男孩子挡着,林彦俊就准备冲进别人班当着老师的面和那些人打一架了,也顾不上自己好学生的头衔了。


“我要转班,一起。”


带着一身黑色火焰的林彦俊,“咚”地推开教室的开合门,一副生人勿近。


“怎么了?”


这节自习,董又霖放下手中飞驰的笔,关切地望向满脸不爽的林彦俊。


“A班,尖子班。”


“可是你已经是尖子生了呀,还在乎哪个班吗?而且谁这么倒霉要和你一起去啊,肯定又是你强迫人家。”


董又霖慢条斯理的。


“你说还能有谁呢?我的好,朋友。”


他特地把后两个字咬地重重的。


“何必呢,对吧?我和你们就不是一个层次的呀,我每次月考年级也就进前十而已。”


“少放屁了你。”


董又霖觉得大事不妙。无奈之下还是被赶鸭子上架,被架着脖子拖去了校长室。


“老秦,我要换班。”









速打,本来想一发完,但是我实在是没有那么多时间哇……























September
19
2018
评论(11)
热度(33)